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番外:金桔樹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王伯走進西廳的時候,杉杉正在封家老宅的壁爐前,捧著筆記本玩游戲。 
  新出的夢游江湖2剛剛開始內測,精美的畫面新鮮的系統立刻在網游圈子里掀起熱潮,網上內測賬號一號難求,不過作為投資方的Boss夫人,杉杉自然不會有此困擾。 
  坐在厚厚的地毯上,背靠著軟軟的抱枕,左手邊放著點心盒子,右手邊放著熱騰騰的柚子茶,暖洋洋的偎著壁爐,打打Boss喝喝茶,在這下雪的冬天,真是太愜意啦。 
  王伯腳步輕輕地走進稟告說:“夫人,大小姐和姑爺過來了。” 
  杉杉每次聽到王伯喊“夫人”兩字就會很jiong,當然被成為“姑爺”的言清比她還jiong,不過王伯是封家爺爺輩的老人了,年齡和這棟老宅差不多大,大家也只好尊重他的習慣。 
  “這么早就過來了?” 
  現在才中午呢,往年都要四五點才過來。杉杉放下電腦,開心的起身迎接,走到西廳門口,便看到小姑子笑吟吟的走過來,手里抱著兒子言豫,身邊跟著言清,言清手里抱著一盆長得很茂盛的金桔。 
  “拜年拜年,金玉滿堂。” 
  “哇,這盆金桔好漂亮。” 
  杉杉喜滋滋的接過言清遞過來的盆栽。的確是一棵很漂亮的金桔樹,綠綠的枝葉間掛滿了金色的果實,個個圓潤可愛,十分喜慶的樣子。 
  封月笑道:“我們又來蹭飯啦。” 
  每年的年夜飯封月都是和哥哥一起吃,隔天才飛去言清的家里,幾年下來都成慣例了。 
  白白嫩嫩的言豫看到杉杉,在媽媽懷里不安分的亂動著,奶聲奶氣的喊:“杉杉兜媽。” 
  邊喊邊張開手要抱抱。 
  杉杉立刻兩眼冒心心,放下金桔,把粉嫩嫩的小寶寶從封月手中接過來,在他嫩嫩的臉頰上親兩口,抱著去找好吃的東西給他。 
  封月和言清隨意的坐下,封月四處張望了一下說:“我哥人呢?” 
  “剛剛上去休息了。”杉杉邊喂寶寶點心邊說,“等等我去喊他下來。” 
  “不用了。”封月連忙阻止她,“我們又不是外人。” 
  杉杉想想也是,便沒堅持。Boss大人也很可憐的,每年年底都特別忙碌,除了公司的事情,還有復雜的人情交際應酬,都不能好好休息,直到今天才閑下來。 
  言清看到杉杉筆記本上的游戲,不由好奇的多看了兩眼:“這是新出的夢游江湖2?” 
  “是啊。” 
  “這個游戲反響很好啊,一但正式運行,絕對日進斗金,只是給開發商的分成多了幾個點。” 
  言清似有遺憾的搖頭。在他看來,原來的夢游江湖就很賺錢了,若要出新游戲,只需在原有基礎上改動一下,風騰原本的研發能力足夠了,何必和人家合作讓別人來分這塊蛋糕。 
  封月受不了道:“大過年的你能不能把你的生意經收起來。” 
  言清嘿嘿笑了一下,杉杉看他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便說:“你要不要玩?幫我升級吧,我玩了幾個小時都累了。” 
  言清不負責網游這塊,沒接觸過這個游戲,心里也想見識見識所謂天才開發的游戲有什么不同,聞言便不客氣的玩起來。 
  封月瞪了他幾眼,和杉杉聊起天。這時候聊的話題自然離不開過年,封小姐從衣服珠寶聊起,一直聊到年夜飯什么菜色,姍姍說道自家父母寄來的幾樣特產,惹起封小姐好奇,杉杉便抱著言豫帶她去廚房看。 
  廚房里的人正在忙,封月看了看特產,又看了看今晚的菜色,看到好幾道自己喜歡的菜,心里滿意。 
  兩人拿了點新鮮點心折回,走在路上,封月忽然說:“杉杉啊,你知不知道我們送你金桔的意思?” 
  咦,杉杉好奇,不是金玉滿堂嗎?難道還有什么其他的含義? 
  看樣子就知道她不懂,封月說:“果實累累,子孫累累啦。” 
  哎......杉杉明白了。 
  封月捏捏兒子的小臉說:“你看寶寶多可愛,你怎么就不想要孩子?” 
  那是她不想要!杉杉苦惱的說:“我現在也想要啊,可是......” 
  她和封騰結婚都三年多了,可是到現在還沒生寶寶,頭兩年因為結婚前的烏龍事件,她沒動過生孩子的念頭,可是看著小言豫越來越可愛,最近也動了心思,可是Boss大人分明不想要啊,她一個人怎么生得出來。 
  封月自然明白她苦惱什么,前陣子她出席董事會,會議結束后她便問過自家大哥這個問題了,結果得到的答案卻是——杉杉還小,不著急。 
  真實的,杉杉哪里小了,都25了,再不生就生不動了好不好唉! 
  她是喜歡這個嫂子的,所以分外幫她著急,沒有孩子,在封家這種家庭怎么立足?親戚里閑言碎語的可多了,不過懾于封騰的地位,沒人敢當著杉杉的面說而已。大哥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就算要過二人世界,三年也足夠了吧! 
  封月回過神來說:“可是,可是什么!他想不想要有什么關系,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杉杉啊,我知道你平時聽哥的,難道你床上也聽他的?” 
  已為人婦的封大小姐說話相當沒有顧忌,當然這是她哥哥不在場的時候,在場的時候她可不敢這么說的。 
  不過同是已婚婦女,杉杉就被封小姐直白的言辭弄得面紅耳赤。 
  “怎么,怎么沒有關系......他,他,那個,措施,總之......” 
  封小姐了解的說:“你說他做措施?” 
  杉杉連忙點頭。Boss大人的腦子像精密儀器,什么時候需要做防護措施,什么時候不需要做,從來就沒有出錯過。 
  封月真是怒其不爭啊。“杉杉啊,你就不會勾引他,讓他腦子發暈忘記那回事嗎?” 
  “勾、勾引?”杉杉臉紅紅:“可是......我、我一向被他勾引哎。” 
  “......” 
  封小姐被打敗了。 
  兩人剛回到西廳坐下,封騰就從樓上下來了。穿著灰色毛衣,剛剛睡醒的封騰散發著居家男人的氣息,封月這些年看多了他精明的樣子,此刻看到這副摸樣,總有一種違和的感覺。 
  小言豫一看到他,立刻掙扎著從杉杉懷里蹭下來,小腿噔噔的跑過去,用胖乎乎的小手抱住封騰的腿。 
  “兜兜兜兜。” 
  封小姐深感丟臉啊,自家的兒子怎么一見哥哥就這么一副諂媚的樣子呢。杉杉則好佩服,小言豫真是無師自通,狗腿功力比她當年要強多了。 
  封騰彎腰抱起小言豫,對封月說:“什么時候過來的?” 
  封月說:“剛剛,天氣預報說晚上有大雪,我們就早點出發了。” 
  封騰抱著寶寶在杉杉身邊坐下,杉杉順手遞給他一杯熱茶,封騰就著她的手喝了一口,嫌棄。“這什么茶?” 
  這個問題問倒杉杉了。 “......不知道。” 
  封騰的表情立刻明明白白的寫上“不知道你也給我喝”,杉杉jiongjiong的把茶杯放遠一點。 
  封月看這一幕暗暗的翻白眼,自從哥哥和杉杉結婚后,挑食的毛病是越來越嚴重了,現在居然連茶都挑剔了。在外面怎么沒見他這樣! 
  說到底就是喜歡欺負小大嫂,人家是拿肉麻當情趣,他是把欺負當情趣。不過也僅限于他自己了,她要是敢支使杉杉做什么事,大哥的眼神肯定立刻殺過來。 
  言清看大舅子下樓了,也放下游戲坐了過來,喝著茶說:“夢游江湖2的確和以前我玩過的游戲不同,看來多給肖奈的那幾個點不冤枉。” 
  封月說:“你什么時候見大哥做過虧本的生意了。” 
  封騰笑了笑說:“怎么沒有,誰能一樁虧本生意都不做。” 
  杉杉拉著封騰懷里的小家伙的手玩了一會,忽然想起來:“我買了一大疊窗紙還沒貼呢,封月你要不要來。” 
  “好啊。” 
  兩人起身去貼窗紙,杉杉是很積極的啦,春節嘛,就要做這些事情才幸福啊,封月就比較提不起勁了,不過...... 
  看看廳內的那兩個男人......總比聽他們聊天好。 
  其實,也感覺很幸福啊,封月對玻璃窗里映出的自己微微笑。 
  生在這樣的家庭,見多了為了名利明爭暗斗親人反目的事,也曾擔心有個“厲害”的嫂子進門,讓她和哥哥產生隔閡。 
  幸好是杉杉! 
  杉杉嫁進封家后,自己和大哥反而感覺走得更近了呢。以前的大哥可沒這么親切,不對,現在也不算親切,就比以前好一點點啦。 
  封月想著,回頭看了看客廳,小言豫正在折騰兩個大男人呢,從這個身上爬到那個身上,封月不覺笑了出來,心里充滿了平和的幸福感。 
  不過......封月看著跑到外面去貼窗紙的杉杉,又憂心起來。 
  自家大哥在婚后是越來越內斂迷人了,這種男人對女人殺傷力可是很大的,小嫂子怎么就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呢!雖然大哥人品肯定沒問題,但是有個孩子總歸更保險點啊。她雖然很少去風騰大廈,可是公司里的八卦她可是很清楚的,想取小嫂子而代之的人大有人在! 
  自詡最佳小姑子的封月轉轉眼珠,有了主意。 
  于是...... 
  晚上的年夜飯,封月一個勁的給杉杉勸酒,封騰掃了她好幾眼,封月就當沒看到。 
  嘿嘿嘿,當年聽杉杉講她和大哥的戀愛史的時候封月就發現了,杉杉不僅沒酒量,而且醉了以后膽子特別大,據說當年喝醉了還敢拒絕大哥滴求愛呢。ㄉ忌迹......你怎么聽的,他那叫求婚嗎......) 
  可見,清醒著不敢做的事情,醉了可就不一定了哦...... 
  十點鐘,本來要留宿的封月看著兩頰暈紅眼神朦朧的杉杉,在她耳邊留下一句話后,得意的功成身退了。 
  一起守歲雖然很美好,可是總有事情比守歲更重要嘛。 
  呵呵,當電燈泡不好啦。 
————我是大家要純潔的分割線———— 
————我是天亮了的分割線—————— 
  初一早上十點,大年夜趕稿趕到半夜的雙宜興沖沖的撥了杉杉的手機,想問問她幾號回老家。撥了半天沒人接,改撥她家里的號碼,還是沒人接,雙宜想起來了,杉杉過年似乎是去封家什么老房子里過的。 
  唉...有錢人就是麻煩! 
  雙宜在手機里翻了半天,找到了號碼,撥過去,這次果然有人接了,是個很客氣的老頭,然后電話又被轉了一次,這次接電話的是杉杉家的Boss。 
“新年好新年好,恭喜發財。”雙宜一同祝福后問:“杉杉在嗎?” 
  只聽那邊回答:“她還在睡覺。” 
  睡覺?。! 
  雙宜覺得自己有點被雷了,現在都十點了啊,杉杉難道是豬嗎,現在還睡覺。而且年初一怎么能睡懶覺嘛,以前她還抱怨過年初一很多人上門什么的..... 
  咦...... 
  對哦,如果很多人上門的話肯定很忙,昨天搞不好還有什么宴會之類的......雙宜向來富有想象力的腦子中立刻勾畫出一副衣香鬢影觥籌交錯的豪門夜宴圖。 
  嗯,明白了,昨晚杉杉肯定是太累太累了,所以到現在沒爬起來。 
  哎,所以說嫁入豪門一點都不好嘛,還是寧寧好!^_^ 
 
  十點半,杉杉慢慢地睜開了眼睛,臉頰上立刻被輕輕咬了一口,低沉的帶著笑的男人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睡飽了?” 
  杉杉遲鈍的轉轉眼珠,顯然還沒完全醒,半晌,看向站在床邊的男人,杉杉從被子里伸出手:“壓歲錢!” 
  封騰微微笑出了聲:“今年沒有了。” 
奸商!杉杉氣憤的說:“你說會給到六十歲的!” 
  關于壓歲錢這事,是有典故的。杉杉家鄉的風俗,未出嫁的女兒即使工作了,也是能拿壓歲錢的,可是當年杉杉畢業沒多久就被拐去結婚了,當然每年就少了這么一筆收入啦,于是Boss大人當仁不讓的擔起給老婆壓歲錢的職責,還許諾給到六十歲。 
  封騰看她一臉氣憤的樣子,心中好笑,故意嘆氣作為難狀:“不是不想給,只是昨晚我透支了。” 
“透支”兩個字他說的又低啞又曖昧,杉杉想裝不明白都不行,臉噌的紅了起來! 
  昨晚...... 
  她她她真、真的...... 
  “夫人這么熱情,為夫甚是欣喜,不過酒后縱欲有傷身體,以后還是不要這樣了。” 
  見過得了便宜還賣乖嗎? 
  見過吃飽喝足再來道貌岸然的嗎? 
  這就是啦! 
  杉杉不搭理他,眼睛開始搜尋,昨天暈乎乎的都不知道他有沒有做安全措施啊...... 
  封騰當然曉得她在找什么,也不點破,只是問:“杉杉,記得不記得昨天是幾號?” 
“25號啊,這還要問。”大年夜哎! 
  封騰微笑不語的看著她,杉杉給他看得發毛,每次Boss大人這么笑都沒好事,難道這個日子很特殊嗎? 
  25號?25號...... 
  啊啊啊,杉杉忽然想起來了!昨天,是她最安全的日子啊,雖然別人的安全期未必準,可是她的安全期很準很準啦! 
  也就是說......她白做工了! 
  杉杉欲哭無淚了,小姑子啊小姑子! 
  酒能壯膽沒錯! 
  可是,就更能誤事。。!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内蒙古快三遗漏二码 兰州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公司加盟 0000001上证指数 2009年上证指数记录 青海玉树快3查询 12开奖结果浙江一定牛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网址 3d试机号对应码 36选7南粤风采好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