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番外:杉杉是怎么奢侈起來的……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雖然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但是對薛杉杉這種學生時代生活費五百,工作后生活費一千(房租不算)的人來說,一下子奢侈起來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雖然她已經成為封太太好幾個星期了,雖然包包里已經塞了什么卡什么卡N張了,花起錢來卻仍然束手束腳的,跟封月逛街,看著封月辣手簽單,仍然會有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個星期天,封騰一大早出去打球,杉杉剛剛被他折騰了一番,又不想做球童,賴在床上怎么也不肯起來。封騰一般吃飽饜足后都是很好說話的,沒有勉強她,吩咐傭人不要打擾她后,神清氣爽的獨自出門了。
 
    杉杉正待好好補眠一口氣睡到中午,封大小姐卻打電話來邀她逛街。杉杉聽到逛街兩個字就想把頭埋在枕頭里裝死,封小姐逛街實在太恐怖了……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拒絕,總不能一大早說自己太累了吧,那不被封月笑死。無奈之下只好起來,讓司機把她送去時尚名店薈萃的XX大樓與封月會合。
 
    杉杉跟封月逛過好幾次街了,每次都遭受著身心的雙重折磨,身是腳酸手累,心是心頭滴血,雖然那嘩啦啦流出去的錢不是她的,但是但是……
 
    值嗎?
 
    為什么一個看上去很傻的包包要N萬?
 
    為什么一雙穿上去不怎么樣的鞋子也要N萬?
 
    為什么為什么……她們都要用萬做單位?
 
    ……
 
    小財務出身的杉杉同學每次看到這些天價,總不是忍不住想到“成本成本”,然后就會抱著不讓洋鬼子賺錢的愛國情懷,堅定的把那些東西放回去。
 
    今天也毫不例外,封小姐一路刷過去,杉杉一路看過去,逛了一會兩人在頂樓茶座休息,封月看著自己買的一堆東西,看著杉杉兩手空空,忽然心生感慨:“杉杉啊,我是不是有點浪費?”
 
    封小姐想到家里一堆連標簽都沒有剪的衣服,第一次有點心虛。
 
    杉杉邊喝茶,邊挺誠懇的搖頭:“沒有沒有。”大小姐你不是一點浪費,是十分浪費啊,說自己“有點浪費”那真是太謙虛了==
 
    封月嘆氣:“哎,幸好大哥能賺錢,不然我的日子哪有這么舒服。”
 
    誠如她所言,她的丈夫言清雖然任職高管,但出身一般,哪里經得起她這般花銷,她現在這般花錢如流水多是倚仗每年風騰集團給她的分紅。
 
    杉杉呵呵一笑,望著窗外的景色,腦中竟莫明其妙的想起早上兩人在床上的一番對話。那時杉杉怒他吵醒她太過分,封騰卻說:“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在醫院外面,你罵我是資本家是不是?”
 
    杉杉驚了:“你……你怎么知道?”
 
    封騰哼了一聲,手指不客氣的鉆入衣裳內,同時俯身在她頸側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資本家最擅長干什么?榨干你最后一滴血汗。”
 
    然后……
 
    她雖然沒被榨干,可是也差不多了……
 
    囧!
 
    她大白天想這個干什么?杉杉感覺自己臉頰在燒,急忙拿起杯子來掩飾。封月卻已經發現了,稀奇道:“杉杉你忽然臉紅什么?”
 
    杉杉被她一追問,更加窘迫起來,封月看她的樣子已經猜到七八分,正要打趣她,卻聽到有人招呼。
 
    “哎,這不是封小姐封太太么?”
 
    杉杉和封月一起抬眼看去,四五個貴婦樣的女人向她們走來,大概與封月熟識,不待招呼便在她們身邊坐下。封月挪到杉杉旁邊,趁人不注意在杉杉耳邊悄悄的說,“你看那個穿Chloe新款的,是XXX的小姨子,以前一直對我哥暗送秋波。人倒漂亮,只是家世不行,我哥哪里會看得上眼。”
 
    ……大小姐,家世更不行在這里!杉杉一邊黑線著,一邊掃描著情敵?戳怂齻円蝗,杉杉也趁人不注意悄悄對封小姐附耳:“哪件是Chloe新款?”
 
    封小姐:“……”
 
    坐了一會一群人便說不如一起逛店,杉杉也沒什么意見。只是與這么多人一起到底和封月單獨逛街不同,杉杉怎么也不好意思一件不試,光看不買。隨手試了一件裙子,居然效果不錯,然后一看標簽,1800~~
 
    杉杉熱淚盈眶。
 
    才1800啊~~~
 
    原諒她用這個“才”字吧,以前她買800的裙子都舍不得,但是這個價格在今天看到的衣服中,真的很低很低很低了~~
 
    所以,就買這件吧,也算有個交待了,畢竟她也算嫁入豪門了,太小氣的話,說不定boss大人都會被人嘲笑。
 
    于是杉杉很豪爽的讓店員把裙子包起來。妝容精致的店員微笑著說:“小姐您運氣真好,這件衣服是我們店主剛剛從英國帶回來的,只此一件呢。”然后按了下計算器說,“原價是1800英鎊,打折去零后人民幣兩萬元。”
 
    杉杉懷疑自己聽錯了——一千八百……
 
    人民幣兩萬?!
 
    周圍的人都聽得真切,那個Chloe新款裊裊地走近來,看著店員手中的裙子說:“哎,這件裙子真不錯呢,可惜薛小姐運氣好,我剛才怎么沒見……”
 
    這時候不買估計會把boss的臉丟到太平洋吧,杉杉只僵硬了0.1秒,隨即心頭滴血,臉帶微笑的遞出卡,看似漫不經心,實則痛不欲生的說:“是啊,我運氣好。”
 
    杉杉回到家就萎靡不振了,主動對著墻壁思考人生。
 
    兩萬啊兩萬!她居然花了兩萬買了件小破衣服……
 
    那是她好幾個月地薪水啊,那是她爹一年地收入啊,那是……
 
    杉杉陷入了無限的郁悶中,同時也開始后悔,還是不應該買的,雖然后來封小姐說她真怕她當時不買,但是但是……
 
    兩萬啊……
 
    這種萎靡的情緒一直持續到睡覺,Boss大人本來想做點什么,可是看著杉杉那張萬念俱灰,痛不欲生的臉……難得的開始檢討,最近是不是太頻繁了?雖然是新婚……
 
    封騰嘆氣。“有這么難過嗎?”
 
    “難過死了。”
 
    封騰臉黑了,難道他技巧還不夠好?
 
    “兩萬塊!”
 
    杉杉的聲音痛不欲生,本來挺惱怒的boss大人終于發現某人的思緒似乎和他不在一個星球,皺起眉問:“什么兩萬塊?”
 
    “唉……”急需找人傾訴的杉杉也顧不得傾訴的對象合不合適了,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說了一遍。“今天封月找我去XX大樓……一個小店……看錯標簽了……”
 
    封騰真不知道是氣好還是笑好,為了這種事情影響X生活品質……為了避免以后發生類似事件,封騰思索了兩秒,說:“XX大樓?”
 
    杉杉點頭。
 
    “那棟樓是我名下的產業。”
 
    “?”
 
    “那些店每年要交給我不菲的租金。”
 
    “!”
 
    “所以買裙子的那兩萬,有部分利潤是給我的。”
 
    “嗯,估計五千吧。”封總不負責任地忽悠,“所以你以后買東西可以直接算成七折的價格,比如你今天買的裙子,實際只花了一萬五,省下了五千。”
 
    “是嗎?”
 
    “是的。”Boss大人繼續睜眼說瞎話,“所以你以后買得越多,折扣就越多,省的錢就越多。”
 
    “是、是嗎?”好像有哪里不對,肯定有哪里不對!但是總裁大人你別越靠越近好不好,沒法思考了啦!
 
    “當然。”Boss洗腦完畢,微笑著說:“那么,我們可以開始做別的了嗎?”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