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41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周末,封騰載杉杉去老宅看新房的裝修進度,順便杉杉同學也要檢閱下她的新房產——就是最后她虎口奪食的那幾樣東西。
 
    薛杉杉同學充分發揮了女**美的天性,選的東西都是亮閃閃的首飾==其實她純粹是被贈與協議里附帶的那幾張照片給閃花了眼。
 
    摸了摸那幾樣首飾,杉杉心滿意足地還給了封騰,“還是你幫我保管吧!”
 
    封騰掃了那些首飾一眼,隨手拿了個鐲子套在她手上,然后下了結論:“眼光有待加強。”
 
    于是隨口就教了她一下。他家學淵源,這些自然是信手拈來,可憐杉杉聽得云山霧罩的,還要捧場地假裝很感興趣,不由比較痛苦。
 
    幸好王伯很快來報告說封小姐帶著言清來了,杉杉連忙率先跑下去。
 
    “砰”的一聲,杉杉一下來,厚厚的一疊資料就砸在她面前,封小姐豪氣萬千地說:“這些就是婚禮的初步計劃書!”
 
    杉杉不由震撼了。這厚度,簡直比Boss大人之前給的婚前協議書也不遑多讓啊。他們兩個果然是兄妹來著……隨手拿起一本花花綠綠的像是服裝目錄的冊子看,封小姐阻止她,“啊,這個不用看了,這個是婚禮上我要穿的衣服。”
 
    ……“這個也不用了,是我的鞋子。”
 
    杉杉:“……”
 
    封騰從樓上下來,沒好氣地說:“這是你要結婚?”
 
    一旁的言清一臉擔心,“老婆你再婚對象還是我吧?”
 
    封月瞪了言清一眼,悻悻然地說:“我也沒辦法啊,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們日子都沒定,我怎么訂酒店,酒店沒訂,怎么知道是什么環境,環境不知道,怎么確定現場怎么布置……”
 
    “好了。”封騰頭痛地打斷她,“你先別折騰了,等我和杉杉父母商量過再說。王伯東西都準備得差不多了,下周我去G?”
 
    后面這句話是問杉杉的。
 
    杉杉張大了嘴巴,“那個,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好像還沒跟我爸媽講結婚的事唉。”
 
    大家都沉默了……“手機拿來。”
 
    封騰黑著臉拿過杉杉的手機,翻找電話簿,然后按了撥號鍵。電話很快就通了,封騰沉穩有禮地開口:“伯母您好,我是封騰。”
 
    杉杉后來當然少不了被薛媽媽罵一頓,任何一個媽媽在婚禮前一個月才知道女兒要結婚,那都是會抓狂的?墒巧忌加X得自己也很無辜,誰知道會搞出懷孕烏龍然后這么突然地結婚啊,她也是才知道的好不好!
 
    不過女兒出嫁,薛媽媽到底是高興的,隔天就興致勃勃地打電話來,“杉杉啊,媽媽以前存了塊好料子,你告訴我,你男朋友多高,我讓你爸爸給他做套西服。”
 
    “?”杉杉愣了愣,直接就拒絕了,“不要啦,他衣服穿都穿不完好不好,而且都是定制的,爸爸做的不太合適吧。”
 
    杉杉自學已經很婉轉了,但是聽到丈夫的手藝被自家女兒嫌棄,薛媽媽還是生氣了,“你懂什么。你爸爸手藝好著呢,商場那些貴得要死的西裝哪里有你爸爸做得扎實,你媽我會跟你爸,就是因為你爸爸做了條裙子送給我……”
 
    薛媽媽起勁了,說到后面穿薛爸爸的西服簡直成了薛加女婿的必要條件。老媽都這樣上綱上線了,杉杉也沒辦法,只好答應了,心里想著,反正老爸做了也是放老家,到時候老爸一看Boss大人的穿著就明白了吧……難道還能逼著他換上不成,先應付過去再說啦。
 
    不過如果老媽要求Boss大人婚禮上也穿爸爸做的衣服……哼——就算是親爹親娘那也是要反抗滴!
 
    “明天把你男朋友的衣服尺寸告訴我啊,你爸爸要早點動手的。”
 
    “知道了。”
 
    于是晚上,封騰出了浴室,迎接他的就是一根皮尺。
 
    “來來來,給我量下你的尺寸。”
 
    封騰蹙眉,“做什么?”
 
    杉杉嚴肅地說:“當然是為了更了解你!”
 
    封騰瞇眼,“哦?還要了解什么?我的尺寸你不知道?”
 
    ……這話怎么聽著有點不對,是她不純潔了嗎?杉杉正懷疑,就被人一把扯了過去,很快,皮尺就被扔到了床下,又過了一會,房間里隱隱響起反抗聲:“喂……不是量那里……”
 
    第二天清晨,杉杉抱著被子坐在床上,內牛滿面地看著床下的尺子。數據是有了沒錯,可是手量的有什么用。。!
 
    難道今天還要再量一次?
 
    杉杉心里呻吟了一聲,直直地倒在床上,拉起被子就把自己埋了進去。
 
    杉杉如何艱苦卓絕地搞到尺寸暫且不去管,總之最后,她順利地完成了老媽交代的任務,把Boss尺寸報給了老媽。
 
    之后杉杉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誰知道,沒過多久,她居然收到了從家里寄來的快遞,附帶的還有薛媽媽的電話——“杉杉,衣服收到了吧,我們本來想你們來了再給的,后來想想要是女婿穿著你爸做的衣服來多好啊,哈哈,哎呀,快遞費真貴啊,居然一件衣服收了我們三十塊錢,真黑……”
 
    杉杉捧著手上的西裝欲哭無淚了,老媽,你才黑呢,她本來都不想告訴Boss的!
 
    杉杉不得不找了個氣氛良好的時機,跟Boss聊聊天氣談談心,“那個,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老爸以前是裁縫?”
 
    封騰懷疑地看了她一眼,“好像沒。”
 
    “你現在知道了吧。”杉杉訕訕地笑了下,怯怯地捧出一疊衣服,“我爸爸給你做了一套西服……”
 
    封騰默然地看著她手上的東西,杉杉鼓起勇氣說完:“所以,請你穿著我爸做的衣服去我家吧……”
 
    這次去杉杉老家,封月也是一起跟去的,還帶上了老公孩子,理由很充分,“杉杉爸媽看的不僅僅是你,還有你的家庭,作為小姑子的我當然是要出席的啦!然后你看我跟言清家庭多和美,我家寶寶多可愛,多好的榜樣啊,說不定他們一高興就立刻把杉杉送給你了。”
 
    封騰當時非常傲慢地“哼”了一聲,“還用得著他們送嗎?”
 
    不過盡管如此,他顯然也覺得封月說得有道理,所以去杉杉家那天地一大早,封月就出現在了封騰家里,然后看著封騰身上的西裝毫不留情地進行了人身攻擊。
 
    “哥,你會不會選衣服啊,太沒品位了!這套西裝樣子和做工也太一般了吧,哪家成衣店做的?”
 
    杉杉只能在一旁捂臉不說話。
 
    封騰面無表情地說:“泰山定制。”
 
    泰山定制?
 
    熟知各種時尚的封小姐有點茫然,“沒聽說過啊,新開的嗎?肯定很快會倒閉的!”
 
    可不是已經倒閉很多年了嘛!杉杉繼續捂臉。
 
    倒是言清在旁邊看出點門道來,想了一想,又看看旁邊杉杉捂著臉一副當我不存在的表情,若有所思地笑道:“泰山,就是岳父的意思吧?”
 
    杉杉弱弱地舉起手,“對的,就是我爹TT”
 
    直到上了飛機,封月還一直打趣個不停:“哎喲,我怎么就沒一個會做衣服的婆婆呢,好遺憾呀。”
 
    杉杉把臉埋封騰懷里了。封騰拍拍她,雖然自己穿著這衣服也渾身不自在,但是不代表妹妹就可以拿這個來打趣他們。
 
    “言清,聽到沒有?阿月在抱怨。”
 
    言清說:“聽到聽到,唉,我們家阿月要是肯穿我媽做的衣服,那就好養活多了。”
 
    “不用這么麻煩啦。”杉杉從封騰懷里抬起頭來,很有義氣地說,“阿月,我讓我爸給你做。”
 
    “你們這些人!”封月氣死了。
 
    飛機到達G省省會后,依舊是分公司的人來接。這回來的可不是行政了,分公司總經理已經在機場恭候多時。不過封騰并沒有讓他們送,自己開車過去了。到達杉杉家已經是下午,樓下薛爸爸薛媽媽早就等著了。
 
    看著車緩緩駛近,薛爸爸薛媽媽不由伸長了脖子。車子緩緩地停住了,高大耀眼的年輕人姿態從容地從車上邁下,身上穿著他們眼熟的西服,卻散發著那件西服本身絕不具有的逼人氣勢。
 
    薛爸爸和薛媽媽齊齊被閃到了。
 
    客廳里,薛爸招待著封騰他們喝茶,薛媽媽把杉杉拉到廚房洗水果。
 
    “杉杉,你看你爸爸手藝還沒退步吧,小封穿上那衣服多挺拔啊。”
 
    即使是老媽,杉杉也不得不為Boss伸張正義,“媽,那是他長得好看人又高,把衣服帶起來了好不好。”
 
    薛媽媽一反常態地沒有為女兒的不捧場生氣,心事重重地洗著水果說:“唉,這也太好看了點。”
 
    這么出色的年輕人,女兒能把握得住嗎?
 
    薛媽媽擔心地看了眼杉杉,卻忽然發現女兒似乎跟記憶中不一樣了。薛媽媽想起剛剛杉杉從車上下來,走在那么有氣勢的年輕人身邊,好像也沒有不相配的感覺。
 
    看看她身上穿的,手上戴的,薛媽媽忽然產生了一種,女兒已經不是他們能養得起了的感覺……然后,這種感覺在回到客廳,看見聘禮的時候,得到了升華。原來,這女兒不僅養不起,簡直也嫁不起了。
 
    薛媽媽不是不知道未來的女婿身家雄厚,甚至也想過聘禮可能會很高。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出人意料。
 
    薛媽媽也知道,女兒將來所處的圈子和他們是完全不同的,聘禮的多寡說不定關乎她將來的面子。但是即使如此,薛媽媽還是覺得心里不安。
 
    和薛爸爸對看了一眼,薛媽媽說:“這、是不是……”
 
    杉杉看出了老媽的為難,大力安慰之:“媽,沒事啦,反正這些你還是給我嘛。”
 
    封騰沉下聲音,“薛杉杉。”
 
    被警告了啊……杉杉朝他眨眼,拜托啊,在老爸老媽面前給點面子好么。
 
    “那嫁妝……”薛媽媽要暈了,她是給杉杉準備了三十萬陪嫁的,以前偶爾和街坊鄰居說起來,誰不說這陪嫁豐厚啊,可是現在和這聘金一比,簡直完全不成比例啊,這怎么拿的出手。
 
    “嫁妝不用擔心,他會弄的。”杉杉一點都不擔心。
 
    “薛杉杉!”——這回是薛媽媽在吼了。
 
    ……最后,薛杉杉被趕出了婚禮討論現場。
 
    杉杉坐在門外的樓梯上,聽著屋子里傳來的說話聲,雙手撐著下巴,不由自主地想微笑。
 
    “姐姐為什么一個人笑?”奶聲奶氣的聲音忽然想起,樓上鄰居家的孩子小尾巴抱著皮球站在樓梯口,好奇的盯著她。
 
    杉杉不好意思的摸摸臉,正要說話,卻聽到身后有一個帶著低笑的男聲說:“因為這個姐姐要嫁人了。”
 
    門不知道什么時候開了,杉杉扭過頭,便看見封騰靠在門上看著她,身上穿著不太考究的西裝,可是絲毫掩飾不了本身的風姿挺拔。
 
    杉杉忍不住又微笑起來。
 
    是啊,因為要嫁人了。
 
    因為,馬上就要更幸福了。
 
    小尾巴奇怪的看著不說話的大人們,抱著皮球忽閃著大眼睛跑走了。杉杉朝封騰招招手,封騰揚眉,挑剔的看了下地面,走到她身邊坐下。
 
    “封騰,”杉杉叫他的名字,“我有沒有說,你穿上這件衣服的時候,是你最帥的時候?”
 
    “是嗎?”封騰佯作思考,“那我婚禮上也穿這個?”
 
    “不行!”杉杉立刻跳了起來,“你還可以更帥的!”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