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40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第二天下午,杉杉準時推開了封騰辦公室的門。
 
    “杉杉,過來。”封騰招手,向她介紹坐在沙發里的老頭,“這是張伯,本市最有名的大律師。張伯,這就是杉杉。”
 
    杉杉乖乖地問候:“張伯伯好。”
 
    “小姑娘好啊,不錯不錯。”老頭笑瞇瞇地打量了她一會,臉上流露出幾分感慨,“一眨眼,我都給你們家做了幾十年律師嘍,你也終于成家了,可惜你爺爺沒法子看見。”
 
    封騰說:“過幾天爺爺忌日,我會帶她去看爺爺。”
 
    張伯點點頭,又笑起來,“總是大喜事,我老頭子掃興了,來來,小姑娘,咱們說正事。”
 
    說著他把身前桌子上的文件往杉杉面前推了推。
 
    杉杉這才注意到這堆小山似的文件。呃,這不回全都是婚前協議吧?杉杉以為幾張紙就好了,怎么會這么多?
 
    等張伯開始解說,杉杉才知道,這里面大部分都是贈與協議,哪里哪里的房產商鋪,哪些珠寶首飾,還有股票股權基金等等等等,很長一段時間,張伯才說完。
 
    “小姑娘啊,這些及iushi你和咱們小封先生結婚后暫時能得到的所有。”
 
    封騰對張伯這種說法有些不滿,輕輕咳了一下。
 
    從小看他長大的律師先生看了他一眼,笑呵呵地接下去:“哦,是你能得到的所有不動產,當然還有我們的動產封先生。”
 
    “呃,那個,張伯伯,我記得好像股票和基金算是動產吧?”杉杉以微弱的聲音質疑。實在是這位律師先生看上去太權威太專業了。杉杉在自己專業上的東西都開始懷疑起來。
 
    老頭很淡定地解釋:“股票和基金傳統意義上的確屬于動產,不過目前特殊情況,這些動產和小封先生比起來,就顯得像不動產了。”
 
    杉杉蚊香圈圈眼,“為什么?”
 
    “因為某種意義上咱們封先生是股票基金股份的集合,生來帶有貨幣符號,當然流動性更大些。”張伯開著玩笑,別有深意地說,“小姑娘好好經營啊。”
 
    張伯一語雙關的幽默讓杉杉忍俊不禁,封騰也微微彎起嘴角。
 
    張伯接著說:“這些呢,我也是說個大概,還是要你自己慢慢看,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我。”
 
    這么厚一堆,的確需要慢慢看才行。杉杉拿起最上面的主協議,低頭看起來。其實主協議的內容昨天封騰已經大致和她說過。主要就是將她和集團運營利益分離。但是贈與協議,他昨天卻提都沒提……剛剛律師講的時候,她也聽到比較迷糊,并不太了解封騰究竟給了她哪些東西,直到現在看見白紙黑字的文件,才真正明白。于是有點被嚇到了。
 
    潦草地翻過一遍合同,杉杉從下面的贈與合同里抽出了幾份,看向封騰,“協議書我沒意見的,贈與的我就簽這些可以嗎?”
 
    張伯有些驚訝,封騰看著薛杉杉,沉默,片刻轉向律師先生,“張伯,我想和杉杉再溝通下。”
 
    老律師站起來,笑呵呵的,“小兩口好好商量,老頭子煙癮犯了,出去抽會煙。”
 
    封騰坐在沙發上,翻看著她選出來的計分協議,“過來點。”
 
    杉杉連忙挪近一點。
 
    “我讓你簽這個,生氣了?”
 
    怎么會!這個誤會大發了。杉杉連忙搖頭,保證:“絕對沒有。”
 
    “那為什么不簽?”
 
    杉杉訥訥地說:“我覺得,有點多。你昨天只有說主協議,其他都沒有講。”
 
    封騰將手中的文件仍在桌子上,“主協議是爺爺在封月結婚時一起擬定的,目的就是保障集團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受影響。這些贈與,是我的個人資產。”
 
    杉杉表態:“主協議我沒意見的。”
 
    “杉杉,任何事情需要用到協議解決,那差不多已經到了最壞的狀況;榍皡f議的作用就在于此。既然主協議保障了集團利益,我就要保障你的利益,這些贈與,就是讓你在最壞的情況下,也至少能獲得這些。”
 
    他這是把他自己也算計進去,防著他自己嗎?杉杉聽懂了,于是有點難受,“你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是把你自己放在了我的對立位置?你怕將來的你會虧待我嗎?”
 
    “不是的。”封騰嘆氣,“我敢保證這些文件基本就是廢紙,但是杉杉,歲月太長,我希望你起碼有這些東西,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少一分畏懼。”
 
    杉杉眼眶忽然有點熱,可是想了一會,還是堅持說:“我不是全部不要,只是想少拿一點。”
 
    封騰不語。薛杉杉被他的目光看得有點不安,她是不是太固執了?可是,這些東西的價值真的太出乎她意料之外。
 
    昨天Boss大人說過以后,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也許會簽署一個苛刻的婚前協議。
 
    她并沒有覺得難以接受。
 
    她從來不覺得封騰是個苛刻吝嗇的人,也不覺得封騰會對他苛刻吝嗇,而是,她已經有點點了解封騰,他大概會從理性上出發,做出最好的安排。
 
    就算彼此相愛,也不代表對方的東西就屬于你,憑什么人家家族辛苦幾代所得的東西要平白給她享受呢。她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傻,也許會被很多人嘲笑天真,但是這樣做,她反而能松口氣呢。
 
    作為一個馬上要結婚的人,她其實這陣子也有認真地思考人生==然后就覺得,做夫妻大概也和朋友一樣,最重要的是要平等,這種平等不是說地位啊收入啊什么的,而是說,彼此的付出。
 
    她給他的,和他給她的,必須是一樣的,這樣才能長長久久,一個人付出的遠遠超過另一個的話,久了會心理失衡的吧。
 
    然后,如果一個人給了另一個人很多很多錢,會不會就覺得他付出的已經夠多了,愛就少付出一些呢?
 
    這樣的話,還不如反過來呢。
 
    當然這也不是亂清高啦,說句有些矛盾的話,和Boss結婚了,她又不缺錢,那還要那么多錢干什么。
 
    唔,一聲都是她胡思亂想==封騰還在等著她的解釋,杉杉靠過去,把腦袋靠在他肩頭,“其實我想問你一個事。”
 
    “什么?”
 
    “如果不是誤會我有了孩子,你還會向我求婚嗎?”
 
    “……薛杉杉。”
 
    “嗯?”
 
    “最近我們都沒有回老宅住,為什么?”
 
    “因為三樓在裝修啊。”
 
    “為什么裝修?”
 
    “呃……”
 
    一瞬間,杉杉覺得心里從來沒有像此刻這么填滿過,就連上次他說“我們結婚吧”的時候都沒有。那次慌慌張張的,更像個應急措施,反而是現在他這樣毫不浪漫的反問,倒更像求婚呢。
 
    依舊靠在他身上,杉杉說:“你看,你什么都幫我想到了啊,有你的話就什么都有了啊,沒你的話,那些也用不上。”
 
    辦公室靜悄悄的。
 
    “算了。”
 
    封騰驀地伸手,將桌上那堆擬好的文件全部扔進了廢紙簍。
 
    這是怎么了?
 
    杉杉奇怪,就聽封騰說:“我忽然覺得,如果好你這樣的……結婚都需要婚前協議,是對我智商的侮辱。”
 
    “……”
 
    杉杉無語,總裁大人你現在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杉杉,不簽這些東西,將來你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杉杉,“==我好像有點后悔了。”
 
    封騰笑了,“來不及了,你只有我了。”
 
    杉杉轉過頭,大膽地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封騰一笑,反手抱緊了她,深深地吻了回去。
 
    一分鐘后,杉杉從深吻中驀然驚醒,推開他,“等等,你剛剛說我什么都得不到是什么意思?!我抽出來的那幾樣東西我還是要的。。!你不能全部收回去。!”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基金投资理财平台 北京福彩网北京快乐8 陕西十一选五图表 中国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江苏11选5分布一定牛 百度彩票网 在线配资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