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36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杉杉真的沒再去上課了,不過這也是因為輔導班的課程已經到了尾聲,除了最后一節課需要去聽聽考前猜題,其他課程不去關系也不大。
 
    眨眼就到了九月份考試的時候?荚嚨谝惶旆怛v當了司機,第二天卻有事,本來要安排司機送她的,但是封小姐卻表示兒子被婆婆接去玩,自己閑得發毛,毛遂自薦了司機一職。
 
    第二天下午杉杉考完,封小姐準時來接她。
 
    “三門全部考完了吧,感覺怎么樣?”
 
    杉杉開心地點頭,“基本上都做出來了,我覺得能過吧。不過CPA很變態的,也說不定。”
 
    封小姐自動忽略后半句,高興地說:“那太好了,我們去慶祝一下吧。”
 
    “呃,我只是感覺好,成績還沒出來,萬一……”“怕什么,成績出來再慶祝一遍嘛,走吧走吧,我看看。”封月看看時間,“我們先隨便吃個晚飯,然后逛逛先起街,晚上等大哥和言清結束會議了,我們喊上他們一起夜宵。”
 
    “=.=,好吧,你安排,你吃喝玩樂最在行了。”
 
    杉衫為了考試壓抑很久了,考完一放松,逛街的勁頭也很可怕,結果就是兩人逛街逛錯了頭,和封騰、言清約好八點半的,匆匆趕到約定的地方時,都已經九點一刻了。
 
    封小姐遲到是家常便飯了,毫無愧疚感,杉衫有點訕訕的,被封騰一拉,坐到了他身邊。
 
    “考得怎么樣?”
 
    “我覺得會過吧。”
 
    “嗯。”封騰點點頭,“有一門不過以后就不要考了。”
 
    杉衫囧囧的,“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三門全不過?”
 
    封騰很欠誠意地說:“怎么會,我的將來還握在CPA手里呢。”
 
    封小姐竊笑。封家兩位少爺小姐菜單都懶得看,言清在一邊辛苦地點菜,一個個問什么要不要吃,封小姐還嫌他煩,“你就隨便點嘛,對了,來點酒,沒酒慶祝什么啊。”
 
    杉衫阻止她:“不要,我不會喝酒。”
 
    封月說:“不會喝才好啊,灌醉了酒后什么的,哥哥嗷?”
 
    封騰語調懶洋洋的:“我需要灌醉她嗎?”
 
    杉衫想掀桌了,“喂,你們適可而止!”
 
    封騰安撫地拍了她一下,“好了,不讓你喝酒。”
 
    他拿過酒水單,隨便翻了翻,招來服務員,幫她點了個飲料,這個地方杉衫來吃過,食物什么的蠻不錯的,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裝13,很多東西都是英文寫的,還不帶翻譯,杉衫只聽到封騰那幾個單詞里有個tea字,就下意識地覺得是果茶之類的,連忙點頭說:“我就喝這個什么茶好了。”
 
    封騰笑了笑。
 
    灌醉薛杉衫什么的,誰有他有經驗呢。
 
    一個多小時后。
 
    封月憂心忡忡地看著封騰半抱著杉衫上了車,扭頭對言清說:“你說哥哥會不會把杉衫怎么樣?”
 
    言清說:“你這是希望怎么樣,還是不希望怎么樣?”
 
    封月深謀遠慮地嘆息說:“我是覺得,我們家小寶寶也應該有個表弟啊表妹什么的玩玩了。”
 
    封騰將車開到了市區的公寓。
 
    杉衫醉眼蒙眬地看看門,奇怪地問:“為什么是你家?”
 
    “你這個樣子,還想去哪?”
 
    杉衫噢了一聲,點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那你要保證,不會酒后亂性。”
 
    封騰失笑,她真是醉透了,這種話都敢說出來,于是順口哄她說:“好,我不保證。”
 
    杉衫顯然被他一句話里的邏輯矛盾搞得更暈了,傻不愣登地看著他,皺眉想了一會,才展眉高興地說:“那我也不保證。”然后就很高興地撲到了封騰身上,雙手自發地掛上了他的脖子,魯莽地撞上他的嘴唇。
 
    封騰開始有幾分哭笑不得,隨她亂七八糟地親著,還得摟住她的腰怕她掉下去?墒请S著香甜的水果酒味在兩人的唇齒間彌漫,小舌頭嬌嬌軟軟的,漸漸地他也被撩拔起了幾分火氣。
 
    他一手抱著她,一手從衣袋里掏出鑰匙開了門,把某個在他身上亂蹭的家伙抱進來,然后反身踢上門,正要反客為主的時候……薛杉杉收工了。
 
    她移開唇,打了個小小的哈欠,有些嫌棄地說:“不玩了,困了。”
 
    “我要睡覺了。”
 
    宣布完畢,她趴在他肩膀上,沒一會,就發出了輕微均勻的呼吸聲,徒留一個箭在弦上的大男人,抱著她咬牙切齒。
 
    ……唉,喝醉后氣死BOSS什么的,誰有薛杉杉有經驗呢。
 
    早上醒來,發現自己滾在Boss大人**精壯的胸膛里,頭枕著人家的手臂,嘴唇離硬朗緊繃的肌肉只有寸許,手還摸著人家的腰,該怎么辦?
 
    薛杉杉的反應是——趕緊閉上眼睛,手用力摸兩把。矮油,怎么居然做春夢了呢?這么難得,還這么真實有質感,一定要閉上眼睛多睡會,把這個夢做久一點。
 
    然后腦子漸漸清醒……清醒……杉杉被驚悚到了。
 
    顫巍巍地縮回爪子,小心翼翼地抬起腦袋,身體小幅度地挪啊挪,想離開犯罪現場,可是一只腳還沒落地呢,就被人從身后一摟拽了回去。
 
    這下更好了,直接趴在了人家身上。
 
    “跑什么?”男人剛剛醒來的聲音低沉而沙啞。
 
    “我、我才沒跑。”為了防止他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杉杉先發制人地譴責他,“你怎么睡覺都不穿衣服!”
 
    封騰半瞇著眼,微微帶笑,“怎么沒穿,你沒感覺到?”
 
    說著他堅實有力的長腿微微一動,立馬把杉杉陷入了更加窘迫的境地。
 
    喂喂,她說的是睡衣,不是睡褲啊……而且你這樣,到底是讓人感受你的睡褲還是……感受到他蓄勢待發的灼熱,杉杉倆頰發燙,小聲地提醒他:“你昨天答應不酒后亂……來的。”
 
    “你倒還記得。”停在她臀上的手掌毫不客氣地重重打了一下,“昨天是誰先開始的?”
 
    “不管啊,說話要算話。”
 
    “當然算。”
 
    杉杉才安心呢,某人又慢條斯理地說,“不過杉杉,現在我們好像酒醒了。”
 
    “……”杉杉無語了。經驗告訴她,今天不讓他得逞一下,他是不會放過她的,杉杉認命了,乖乖地將臉頰貼在他光裸結實的胸膛上。
 
    “那你亂吧,快一點哦TT”
 
    其實是知道他最后不會對自己做什么,才會那樣任他為所欲為吧……與臥室相連的衛生間里,薛杉杉滿臉通紅地洗著臉。
 
    BOSS大人剛剛雖然也有……但是根本沒有滿足吧……說起來其實BOSS大人,還是很君子的呢。算一算他們在一起也有大半年了,好多次她都感覺到他瀕臨爆發的**,可是最后都沒發生什么。她不知道為什么忍耐,但是這樣的他,的確讓她心安無比。
 
    杉杉沖掉臉上的泡沫,抬頭看著鏡子里雙眸明亮的自己。
 
    昨天考完CPA還沒跟家里打電話報告呢,關鍵是……也是時候,跟爸爸媽媽講下,她跟BOSS大人的事情了。雖然決定了要告訴老爸老媽,但是光琢磨怎么講,杉杉就琢磨了一天。在封騰家里磨蹭到晚上,趁著他在樓上書房和美國那邊開視頻會議,杉杉撥通了家里的電話。心不在焉地向老媽報告了CPA的考試狀況后,杉杉緊張地進入了正題。
 
    “對了,媽,告訴你一個事情。”
 
    “還有什么事?”
 
    “我有男朋友了。”
 
    話一說完,杉杉下意識地把手機挪遠了一點。果然,手機里薛媽媽的聲音徒然就大了起來,“什么?!你有男朋友了?”
 
    薛媽媽欣喜地說:“是不是你那個同學方特助!”
 
    你看!躲著Boss打電話果然是明智的吧!
 
    “不是啦!不過也算同事吧……”
 
    薛媽媽很能接受的,“不是也好,那個方特助啊,看著挺好,就是太好了,跟你不太配,還是普通同事好,大家條件差不多,門當戶對。”
 
    “……”杉杉沉默。
 
    薛媽媽嘰嘰呱呱地說了一堆,結果女兒那邊卻沒聲了,不由奇怪,“人呢,怎么不吱聲了,媽說幾句你還害臊了?”
 
    “沒有==,那個,媽,我想說……他職位比方特助還要高一點,是、是我們老板。”
 
    這回輪到薛媽媽無聲了,杉杉的老板……半響,薛媽媽:“杉杉啊,你是不是碰見騙子了?”
 
    “……媽,我會連自己老板都搞不清嗎?”
 
    “這就難說了,你小時候在大街上還認錯過媽呢。”
 
    杉杉黑線,“那時候我才幾歲!我都不記得了。”
 
    “三歲看到老!”
 
    “真的不是騙子啊。”
 
    說了半天,薛媽媽始終不肯信,杉杉無奈了:“算了,我讓他自己跟你說,你別掛啊。”
 
    視頻短會應該開完了吧。杉杉拿著手機奔到封騰書房,把手機塞給了他,“我媽,拜托,快證明一下你不是騙子。”
 
    封騰接過手機,沒急著和薛媽說話,先吩咐杉杉:“去樓下幫我泡杯咖啡。”
 
    大半夜的喝什么咖啡啊,明顯是想打發她出去不讓她聽嘛。杉杉陽奉陰違地蹲在書房外,耳朵貼門板上,可惜什么聲音都聽不到。
 
    蹲了一會,杉杉忽然想起來,其實可以告訴老媽封騰就是以前幫爺爺轉院的人啊。哎呀!怎么把這個給忘記了,她真是被老媽氣糊涂了。
 
    她連忙推開門,想提醒封騰,卻見封騰正好擱下手機,貌似已經掛電話了。
 
    杉杉飽含期待地問:“怎么樣,我媽相信你了嗎?”
 
    “不知道。”
 
    “?”杉杉覺得Boss大人深深地辜負了她的信任。
 
    “不過這不重要。”
 
    “怎么會不重要!我媽媽覺得你是騙子!”
 
    “薛杉杉,現在是幾點?”
 
    問這個干嘛,杉杉看著墻壁上的鐘,“10點22啊。”
 
    “晚上?”
 
    “廢話!”
 
    封騰點點頭,“明白了?”
 
    “明白什么?”杉杉蚊香圈圈眼ing“晚上十點多,你在我家里……所以,現在我是不是騙子已經不重要了。”封騰淡定地說,“你媽媽應該已經認識到,就算我是個騙子,該騙的也已經騙光了。”
 
    ……杉杉終于明白過來了,然后反射地撲向自己的手機,“啊啊啊,我馬上回去了啊,不行,我要說清楚,我還是清白的!”
 
    封騰伸手把暴走的某人抓過來,抱在膝上:“不用了,馬上就不清白了。”
 
    “?”
 
    杉杉忽然就感覺到了危險,那環在她腰間的手此時好像格外用力,讓人絲毫動彈不得,成熟男性的氣息吐在耳邊。
 
    “薛杉杉,你肯告訴你媽媽,代表你終于信任我了?”
 
    杉杉弱弱地反駁:“我哪里有不信任過你啊。”
 
    封騰“嗯”了一聲,手掌在她心口附近游移輕撫,“這里。”
 
    雖然隔著衣服,他的手掌卻熾熱得像烙鐵一般,弄得杉杉一陣氣虛。
 
    不要、不要趁機耍流氓啊。手忙腳亂地去抓他的手,結果卻是搞得衣服凌亂(www.569003.buzz 【閃/點】情話網&手機版:M.SianDian.com),扣子都散了兩顆。
 
    封騰笑了笑,停下了作惡的手,“搬過來住吧。”
 
    “?”
 
    “今天。”
 
    “……都半夜了啊。”
 
    “先搬人。”
 
    最后三個字已經含糊了,熱得燙人的唇開始在她的頸側輕吸慢吮,杉杉直覺要發生什么了,卻渾身酸軟,無力抵抗。
 
    其實好多次封騰做得要比現在過分得多,可是每次到最后關頭,他都會及時收手,就像早上那樣。但是,這次卻好像……不一樣……也許,Boss大人,他一直在等著這一天吧。
 
    等著她終于掃除了所有顧慮,終于放心大膽地向所有人宣布,他們在一起。
 
    他其實是個很驕傲的人呢。
 
    “封騰……”親密的間隙中,杉杉勉強地氣喘地叫他。
 
    “嗯?”
 
    “明天去幫我搬家,還要退租。”
 
    這是給他的答案嗎?封騰一笑。“不用了,你的房東是我。”
 
    什、什么?杉杉好久才反應這來,雖然處于如此親密的境地,也忍不住義憤填膺地指責他:“果然是資本家,太壞了!發給我的工資居然還偷偷收回去三分之一!”
 
    封騰輕笑,“現在資本家可以連人帶財全部收走嗎?”
 
    杉杉靜了靜,順勢把臉埋進了他懷里,“不要在書房里。”
 
    然后她輕輕地說:“可以的。”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12233期博彩老头 湖北快三预测一定牛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 辽宁体彩11选5杀号方法 北京快三现场开奖直播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腾讯分分彩四星组选24 招商银行为什么不肯协商 dnf赌博豆豆网 幸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