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32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電話才掛了不到一個小時,方特助就出現在了杉杉面前,隨即薛爺爺便轉了院。這回終于有了病房,雖然是普通的三人間。
 
    這倒不是方特助能力不足,而是封騰電話里的指示就是:“找最好的醫生,住普通的病房。”
 
    這句話讓方特助對薛杉杉的地位又有了新的評估。用錢容易用心難,會下這樣的指示,封總對薛小姐是真用心。
 
    接下里一切事情都簡單了,忽然就全部不用薛家人操心了,病房病床全部有了,醫生有了,專家有了,還都這么的和藹可親,他們只要全心照顧好老人就好。
 
    沒過多久,封小姐也雷厲風行地殺到。先是怪杉杉不聯系她,然后親切地慰問了下病人家屬,可惜大媽大叔們說的普通話她基本聽不懂,于是只能無奈地作罷。
 
    跟杉杉了解了下情況,得知薛家人基本都住酒店,封小姐立刻說:“一直住酒店吃外面怎么行,我附近好像有房子空著的。”
 
    她立刻打電話給元麗抒。方特助在旁邊攔都來不及,心里默默念叨,大小姐何必搶了總裁的事情做呢?
 
    元麗抒一直幫封小姐處理各種財務的,一個電話過去,沒多久她就開車送鑰匙過來了,說已經請了鐘點工把房子打掃干凈,晚上立刻就能住進去。
 
    薛家人簡直被一連串事情驚呆了,薛媽媽偷偷拉著杉杉的手問:“杉杉,你哪里認識到這么厲害的朋友?”
 
    杉杉楞了一下,說:“他們是我同事。”
 
    薛媽媽不信,“同事會這么幫忙?那個封小姐也是你同事?”
 
    “她不是。”杉杉想了想才說,“去年我給封小姐輸給血,她和我一個血型的。”
 
    薛媽媽恍然道:“那他們說的那個封總就是封小姐的哥哥?怪不得這么幫咱們。哎,都是好人,你以后可要好好謝謝人家。”
 
    杉杉猶豫了一下,“嗯”了一聲。
 
    一切都安排好了,封小姐和元麗抒先走,方特助多坐了一會也告辭了。杉杉把方特助送出醫院,方特助說:“這邊的情況我待會會報告給總裁,薛小姐你看還有什么需要?”
 
    “沒有了。”杉杉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他是后天回國吧,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機場接他?”
 
    方特助微笑,“當然可以,封總肯定會很高興。”
 
    興許是用對了藥的關系,薛爺爺的狀況很快就有了改善,薛家人都大大松了口氣。
 
    他們精神上一松懈下來,杉杉就遭了殃。大伯母不相信方特助只是杉杉的同事,一個勁地盤問她。薛媽媽雖然知道方特助只是受了那位封小姐哥哥的命令,可是方特助實在一表人才,也大力鼓吹杉杉主動一點不要錯過好男人。
 
    杉杉想說出封騰,可是又覺得現在說這些,未免不合時宜,便簡單地搖頭否認:“真的只是同事。”
 
    很快杉杉便慶幸自己沒說出真相,薛媽媽和大伯母簡直走火入魔,一個勁地問她方特助的事情。但是杉杉哪里知道這么多,只能大概地告訴了一下。就這樣她們已經興奮不已了。
 
    幸好沒說出Boss來,不然簡直不知道會怎么樣。
 
    第三天下午,杉杉請了假,坐著方特助的車從公司奔赴機場。到達機場的時間尚早,方特助便提議去出口對面的咖啡館坐著等,杉杉想到上次在咖啡館睡著的經歷,連忙搖頭,“我就在這里等好了,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下。”
 
    方特助自然不會去,“不用了,他們也應該快到了。”
 
    快到了其實沒多快,半小時后,電子屏幕上才顯示出封騰所在航班到達的信息。杉杉開始踮腳不停地張望,方特助想提醒她不用這么早看,但是三思之后還是閉口不言。
 
    也許封總看到她這樣會更高興也說不定。
 
    沒多久,封騰一行便遠遠地出現在了視線內。他一邊走路一邊低頭和人說著什么,俊逸頎長地身軀在人群中分外耀眼,舉手投足間風采天成,惹得旁人紛紛注目。杉杉遙遙地看著他,不覺竟有點入迷。他專心于談話,并沒有關注接機的人,直到到了面前才發現杉杉,臉上不由浮現了一絲意外,“你怎么會過來?”
 
    “呃,翹班。”這么多人在,杉杉可不好意思說專門來接他,答非所問了一下。
 
    封騰還沒說什么,隨行人員里面有位年輕的主管就打趣了:“哎呀,男朋友是自己老板就是好,我們就沒這個福利,上班時間還有家屬來接。
 
    封騰果然心情好極,也附和地開起玩笑,“放心,她的薪水會照扣。”
 
    杉杉弱弱地補一句:“不要扣,其實我是調休啊。”
 
    大家頓時都笑了起來,不過他們都很曉得分寸的,沒再繼續打趣下去,彼此招呼過后,就識趣地走在了前面。
 
    封騰一手掛著衣服,一手握著杉杉的手,緩步徐行,“今天怎么不怕被人知道辦公室戀愛了?”
 
    “……”忘記了。
 
    封騰只當她是不好意思,微微笑了一下,換了話題,“好些沒有?”
 
    “好多了,紅斑退了很多,醫生說沒什么大問題了。”
 
    “我是問你。”
 
    “我?我一直很好啊。”
 
    很好?封騰挑眉,那又是誰在電話里哭得話都說不出來。
 
    “待會先去看看你爺爺。”
 
    “?”杉杉有些措手不及。
 
    “有什么問題?”
 
    “沒有沒有。”杉杉連忙擺手,“那我先跟我媽媽說一聲。”
 
    封騰敏銳地發現她的神態不太自然,眉頭一皺。“怎么回事?”
 
    杉杉一緊張,來不及多想就說了出來:“我、我還沒跟家里說。”
 
    封騰倏地停下了腳步。
 
    他轉過身,臉上剛剛還帶著的笑意已經無影無蹤,“沒說什么?我?”
 
    “不、不是的,因為……”杉杉想辯解,想說因為夜夜生病不太合適,想說柳柳分手她說這個不合時宜,可是話到嘴邊,又覺得這鞋理由是那么的牽強。也許,這鞋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她說不出話來,低下了頭。
 
    封騰的聲音徹底地冷了下來:“薛杉杉,你父母過來,為什么不告訴我?”
 
    杉杉連忙解釋:“你出國后他們突然過來的。”
 
    他點點頭,聲音中冷意不減:“你爺爺生病呢?為什么不一開始就打電話給我?”
 
    “你在國外開會,我、我……”
 
    封騰定定地看著她,驀然道:“薛杉杉,你是不是覺得我們一定會分手?”
 
    薛杉杉張口結舌地望著他。
 
    到停車場上了車,司機問目的地,封騰平淡地吩咐:“先送薛小姐去醫院。”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