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30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杉杉的東西不多,而且年前就打包過一次了,所以收拾起來極為容易。新租的房子還出乎意料的干勁,完全不需要打掃,因此很快就整理好了。
 
    望著窗明幾凈的小房子,杉杉坐在沙發上心滿意足地感慨:“能找到這么合適的房子真不容易啊。”
 
    封騰也贊同地點頭,在他名下找出這么小的房子,的確真不容易。在她身邊坐下,封騰提醒她:“有空請你的同學和她男朋友一起吃個便飯。”
 
    “?”
 
    “你在別人家里住了那么久,我總要表示一下。”
 
    為啥是你表示……杉杉心里蕩漾了一下,“那我請就好了。”
 
    “交了房租你還有錢?”
 
    ……也是哦。
 
    “那就你請吧……哦對了,我今天吃晚飯的錢都沒了……你順便請我吃個晚飯吧^_^”
 
    晚上,恭送Boss大人大駕離開后,杉杉躺在床上給大花打電話。杉杉的這位大花同學,基本上就是個吃貨,聽到吃飯就高興。
 
    “好呀好呀,那就大后天吧,我們家大曹也回來了,大家一起吃唄,不過你怎么忽然要請客,發財了?”
 
    “在你家住了那么多天,總要謝謝你啊。”
 
    “哎呀,都是同學啦,杉杉你不像會跟我這么客氣的人啊。”
 
    “呃,是我男朋友說的……”杉杉還不大習慣在別人面前稱封騰是自己男朋友,就算是在自己家里打電話,一個人都沒有,也忍不住把頭往枕頭里埋了埋。
 
    “你男朋友也來?!”大花“哦。”雖然沒跟封騰碰過面,但是杉杉在她家住了那么多天,她也猜到了她有男朋友了,當下興奮地說,“太好了,我還沒見過他呢,不過就別說謝謝了,這次你們請,下次我們回請啦!”
 
    “哦。”杉杉應了一聲,“那你想吃什么?”
 
    “哦呵呵,讓我點啊,我想吃的可多了,神馬象拔蚌啊石斑魚啊,魚翅燕窩么隨便來點了哇……”大花說起吃的就口若懸河。
 
    “……你等等,我拿筆記一下。”
 
    “記什么?我開玩笑的啦,我們就隨便找個地方吃點唄,主要是見你男朋友……人呢?”
 
    杉杉已經爬下床去找紙筆了,根本沒聽到……于是三天后,大花看著眼前一桌的美食,徹底失去了語言功能。杉杉還在拿著小紙條對照,封騰抽過她手中的小紙條,俊眉一攏。
 
    “你怎么連象拔蚌都不會像?”
 
    居然用拼音?杉杉覺得很無辜,“我不知道是哪三個字啊……大花報我就記下來了。”
 
    “以后不要說你是我員工。”
 
    “哦,是你女朋友嘛,我懂的……哎,大花,吃這個,這個好吃。”
 
    聽到自己的名字,大花的目光從美食移到了對面閃著各種強光的英俊男人身上,順便想起了剛剛在門口看見過的他開來的車……然后她找了個借口,把杉杉拖到了洗手間。
 
    “這個就是你男朋友?”
 
    “是啊。”
 
    “你老板?”
 
    “……嗯。”
 
    大花回憶了下杉杉的公司,那可是……她不由嘴角抽搐了,“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參加了什么邪教組織?”
 
    “?”
 
    “不然就是入了苗疆?”
 
    “……”
 
    大花飄出了洗手間,一會又飄回來,“我說要回請你的事情,你沒跟你男朋友說吧?”
 
    “還沒。”
 
    “那我就放心了。”大花松了一口氣,認真地扶著杉杉的肩膀,雙目凝視她,“請你忘記那句話吧!我還要留著錢養老公呢!”
 
    囧囧地跟著大花回到座位,杉杉驚悚地看見Boss大人正拿著筷子從她的湯碗里……挑出了香菜?!他一邊和大花經濟系的男友聊著經濟形勢,一邊漫不經心動作優雅地給她挑香菜,那隨意自然的姿態,就好像做了千百次似的……大花奇怪地問:“這個香菜不新鮮?”
 
    封騰一笑,把挑完香菜的湯放回杉杉前面說:“她不吃。”
 
    喂喂!你也太會裝了吧!明明平時都是她給他挑好不好。!而且她什么時候不吃香菜了啊,挑食的明明是他自己!
 
    承受著大花“小樣你居然裝挑食”的鄙視目光,杉杉不禁內牛滿面了……然而隱隱地,又有點心花亂放,內心深處不由產生了一種虛幻的長工翻身的感覺==,一激動,就把那碗慢慢的湯呼呼地喝完了。
 
    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時候,杉杉捂著絞痛的肚子第二次奔向了廁所。偏偏洗手間還在清掃,杉杉又捂著肚子奔到了樓下。
 
    拉開廁所的門進去,杉杉總算松了口氣,這感覺也不像拉肚子,所以純粹是昨天吃多了吧……正懊惱間,門外高跟鞋滴答滴答的聲音由遠及近,兩個女員工聊著化妝品進來了。
 
    “你最近用的那款Chanel的粉怎么樣?”
 
    “還行啊,隨便用用唄。哎,我發現××有款新產品不錯哦……”
 
    杉杉肚子里還絞痛呢,就聽著她們聊天分神。她最近也對化妝品起了一點點興趣,奈何天分不夠,目前連上妝順序都搞不清。正想聽聽聊天取取經,她們卻話題一轉,不聊化妝品了。
 
    “哎,我說,樓上那個,是不是跟22樓那位分了?”
 
    “是吧,聽說最近都沒上去吃飯了。”粉盒的打開的聲音,“而且也不能叫分了吧,人家搞不好就沒跟她認真開始過。”
 
    “也是,所以吧,人還是踏踏實實的好,高枝是那么好攀的?而且還不是一點點的高枝。”
 
    “是啊,掉下來的滋味估計不好受呢,我們公司那么多人看著,去年年會那個人事部的周曉薇估計要笑死了吧。”
 
    “換我是在公司待不下去的,搞不好要離職。”十幾分鐘后,杉杉慢吞吞地走出了洗手間,上樓,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時卻沒有什么心思工作了。
 
    說起來,那兩個同事也沒說太過分的話,任何人看見她和boss,只怕都會那樣想吧。雙宜雖然鼓勵她支持她,但是有時候也會流露出一點點擔心的眼神,只是雙宜太聰明,不會做無用功勸她。
 
    大花又會是怎么想的呢?杉杉忽然急切地想知道別人的看法,總會有人覺得他們很合適,會祝福吧?想起大花好像有開微博,杉杉按耐不住地偷偷用手機上了網。
 
    找到微博,大花果然有對昨天事情的發言。
 
    大花:昨天吃了一頓超級貴的大餐啊,像做夢一樣!老娘吃的胃都疼了!嘿嘿,在此透露一下,我們大學班級某位同學傍上了超級大款哦,年輕英俊有豪車!墻裂帥墻裂有型!撒大花。!
 
    下面已經有了幾個回復。
 
    九米:求大餐圖!
 
    大花:不好意思拍啦,對方太高端的感覺了orz,怕給同學丟臉。
 
    手中的倒影:求透露哪個同學。
 
    小推:跟你一個城市,就是在S市,咋班能傍上大款的想來想去只能想到俺們美女霏霏了吧,請大家叫我名偵探柯南。
 
    大花:不是霏霏,澄清一下。
 
    小推:別賣關子了好伐,快說是誰。
 
    大花:他人**,不可說啊不可說,結婚的時候你們不就知道了。
 
    劉山:誰知道能不能結婚?大款是這么好傍的?你們這些女人腦子里就想著大款。
 
    杉杉默默地關掉了網頁。
 
    她知道大花的“傍大款”并沒有貶義,這個詞現在經常被人用來調侃開玩笑,而且她也很小心地沒講出是誰,可是這無意的三個字,還是讓她心里悶悶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杉杉你怎么神情恍惚?火車票的事情你就別想了嘛,我都忘記了。”阿佳端著杯子晃過來,靠在她的隔板上,懷疑地說,“不然難道是你跟總裁的戀愛出問題了?要不要我給你出謀劃策!”
 
    “我才沒有跟總裁談戀愛。”被“傍大款”三個字搞得有些敏感的杉杉條件反射地脫口而出。
 
    明明,更多的只是跟“封騰”這個人啊。
 
    身后不遠處,西裝筆挺的高大男人腳步一頓,身后一群人頓時一起停了下來。很快他便腳步一轉,神色不變地走了另一條道,陪同的財務總監等人看了某個方向一眼,匆匆跟上。
 
    阿佳本來好好地端著杯子閑閑地在喝茶,忽的眼光一滯,“天哪”一聲,飛快地溜回了自己的座位。
 
    杉杉被他搞得一驚一乍的,無意識地順著她的視線一看,便看見了封騰高大挺俊的背影。
 
    她心里也是“咯噔”一聲,有點慌起來。
 
    他怎么會來財務處?
 
    阿佳壓低了嗓子問同事:“封總怎么下來了,怎么會在我們辦公室?!”
 
    旁邊的同事說:“十多分鐘前來的啊,你怎么不知道?”“我去茶水間了啊,杉杉你也不知道?”
 
    她去洗手間來著……杉杉望著遠去的英挺從容的背影,心里開始不安起來,他,不會聽到她剛剛說的話了吧?
 
    還好,晚上吃飯的時候,封騰的表情雖然談談的,卻并沒有不悅的樣子,杉杉稍微放下點心,做賊心虛地格外殷勤起來。
 
    “下周我要去美國,大概停留一周左右。”
 
    “啊。”
 
    “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出國?我沒有護照啊。”
 
    封騰神色依舊談談的:“那就算了。”
 
    吃完送她回家,上樓的時候,封騰忽然叫住她。
 
    “薛杉杉。”
 
    “嗯?”
 
    杉杉回頭,卻見封騰只是看著她,凝視了幾秒鐘,然后說:“你上去吧。”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河南体彩481对子遗漏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广东麻将真钱 股票推荐分成 万豪国际棋牌官方网站 北方期货配资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金融理财 6十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