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28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杉杉在家里待到年初七便要回去了,在此期間,共計與總裁大人通話四次,她主叫兩次,boss大人主叫兩次。她的主要內容是匯報吃喝,詢問對方是否吃喝;boss大人的主要內容是敲定歸程以及年禮送后客戶滿意度調查。
 
    雙方都對這幾次的通話質量表示滿意。
 
    “你搭飛機?以前你不都坐火車嗎?”
 
    杉杉家中,雙宜趴在杉杉床上,看著她收拾東西。
 
    杉杉也不說話,默默的拿出手機,翻看某條短信給她看。雙宜看了看,“航空公司發給你的訂票信息?給我看這個干嗎?”
 
    “不是我訂的……前天忽然發到我手機上==”
 
    “矮油,好霸道,控制欲好強哦。”雙宜捧臉,眼睛里的是星星多得都快掉出來了。杉杉閉上嘴巴,決定不告訴她短信之后還有某人控制欲更強的電話,勒令她下飛機之后不準亂跑,必須在機場等他的航班落地。
 
    雙宜花癡了一會:“我問你,回去后有什么打算?”
 
    “呃,先還他機票錢。”杉杉老老實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雙宜好想撞墻,黑線地說:“你不覺得還錢什么的很殺風景嗎?”
 
    “但是我也不能占人家便宜啊。”杉杉很堅持。
 
    “錢當然要還,但是你不覺得你這樣很冷冰冰嗎?你覺得你們家Bososss會少這二十張紙嗎?你不能用其他方式嗎!”
 
    “那,那怎么辦?”杉杉傻眼,被雙宜這么一說,她的確覺得,拿一疊錢給Boss很傻的樣子。
 
    “你難道不知道,過年之后很快就是情人節?你就不會買點東西送人家!”
 
    雙宜咆哮了。她一個愛情小說家,為嗎回頭這么缺乏愛情至上的朋友!
 
    在雙宜的鞭策下,兩人穿戴整齊地出門,直奔本市最高檔的商場。
 
    去的路上,杉杉一直在凝眉思考什么,雙宜以為她在想買什么呢,結果快到商場的時候,杉杉一把抓住她,嚴肅地說:“雙宜,我想過了,我們不能買2000塊的,你想啊,2000是我欠他的,如果買2000的,那不就算禮物了吧,是還債,所以我們買個2500的吧……”
 
    雙宜無力地瞅了她一眼,趕緊利落地終結對話:“薛杉杉,閉嘴!”
 
    兩人在商場里逛了一圈,發現給男人的禮物真的挺難買的,尤其是封騰這種男人。
 
    “要不買個鋼筆?”杉杉提議。
 
    雙宜:“你還能更老土嗎?”
 
    “那皮帶?”
 
    “也不行,太淫蕩了。”
 
    “為啥會……淫蕩……”
 
    “人家說男人送女人衣服是想脫下它,那你送你家Boss皮帶是想干嗎………”雙宜嘿嘿地笑。“我上本書的女主角就是不幸送了皮帶,被男主以此為借口,在第一章就吃掉了。”
 
    “……雙宜,你寫的是色情小說吧?”
 
    兩人在商場里整整逛了兩個小時,總算買到了滿意的東西。隔天,杉杉帶著兩人精心挑選的、價值2580的禮物,登上了回S市的飛機。
 
    飛機落地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多,而Boss大人的飛機將會在小時后降落在同一個機場,所以,杉杉下了飛機就拖著行李直奔機場接客大廳對面二樓的咖啡館。
 
    這是Boss大人的命令的,要在這里等他一起走。
 
    點了一杯飲料,杉杉找了個可以看見底下旅客出來的位置坐下給家里打了電話報平安后,杉杉開始個幾分鐘就看一下出口。
 
    看了幾次,終于自己也覺得自己無聊了,乖乖地喝起飲料,沒過多久,又從隨身小包里拿出了給Boss的禮物把玩。
 
    禮物是一對銀質袖口。
 
    暗銀色的金屬鑲嵌著黑色的寶石,側面是很中國風的鏤空,精致細膩的做工帶出一種低調而奢華的感覺。
 
    杉杉把它們癱在掌心要怎么給Boos呢?
 
    要等到2月14號嗎?
 
    拿出來的時候該說些什么呢?
 
    Boss大人又會有什么反應?
 
    側趴在桌子上,看著手里的袖扣,腦海里各種想象翻騰,漸漸地,杉杉有點犯困起來。她握緊袖扣,決定閉上眼睛休息會。
 
    不知不覺地就沒了意識。不知道過了多久,朦朧中好像聽見對面有輕微的瓷器碰撞的響聲。
 
    杉杉睡眼朦朧地抬起頭,先入眼的是挺括的黑色襯衫。腦中還不太清醒,她坐直了身子,赫然看見了BOSS大人沉靜俊逸的面容。
 
    他一手提著白瓷的杯子,目光停在雜志上。
 
    “醒了?”
 
    “……”
 
    杉杉徹底清醒了,“你什么時候到的?”
 
    “半小時前。”
 
    呃,杉杉訕訕地說:“你怎么不打我手機?”
 
    “我以為會有人在出口迎接我。”
 
    “……”杉杉羞愧了,“我,我不小心睡著了。”
 
    “睡的還好?”封騰漫不經心地問。
 
    “……還好==”
 
    “那走吧,司機已經到了。”封騰放下杯子,拿起大衣和她的行李。
 
    “哎,賣單。”
 
    “買過了。”
 
    “啊,等等。”杉杉又停住了,著急地在地上找來找去,剛剛站起來才發現,她的袖扣居然只剩下一個了。
 
    封騰看著她亂找了一陣,才伸出手,“在找這個?”
 
    “……”杉杉看著他手里的袖扣,“怎么會在你那……”
 
    “在你腳邊撿到的。”他的眸色深深的,“還有一顆呢?”
 
    杉杉囧囧地把掌心還握著的一顆奉上。唉,本來是想找個氣氛比較好的時候送給他的,怎么現在搞得跟地主催繳財產似的==“看上去像我用的東西。”
 
    “……嗯,就是給你的。”
 
    “禮物?”
 
    “==嗯。”
 
    封騰沒再說話,邁步走出了咖啡館。上繳完全部財產的杉杉默默地跟著他,走到電梯的時候,封騰忽然開口:“為什么忽然給我這個?”
 
    “呃,馬上要那個什么節了……”
 
    “情人節?”封騰笑了笑,“我們家很傳統,從來不過西洋的情人節。”
 
    ?杉杉愕然,那她白買了?
 
    “我父母是留學的時候認識的,都很愛這一套,我爺爺卻非常厭惡這些洋節,不止一次訓過我父母。所以小時候沒到情人節,我父母就假裝帶我和封月出去玩,然后把我們扔給保姆,他們兩個偷偷摸摸地去約會。”
 
    杉杉知道他的父母是在車禍中一起意外身亡的,他說到他們的時候雖然語氣中并沒有流露出什么,但是也行心里總會有點難受吧。
 
    杉杉忽然想抓住他的手,可是又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最終還是慢慢地伸過了爪子,不過手指才觸到他的手背,就被人反手抓住了。
 
    雖然都親過好多次了,可是大庭廣眾之下這樣牽著手,還是第一回。杉杉滿心的緊張、滿心的惴惴,只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前作鎮定地跟他討論:“那我們過嗎?要不情人節的時候,我們也偷偷摸摸過一下?”封騰轉頭看了她一眼,握緊了手中有點想逃跑的小手,微微勾了下唇,“好。”
 
    也許是他掌心的溫度太灼人,也許是被他一路牽手的樣子太亂人心智,杉杉直到走到停車場看見司機,才想起來問:“我們去哪里?”
 
    “先到我市區的住處,你認認門,然后我們出去吃飯。”
 
    認認門什么的……杉杉有點窘,不自在地找話說:“……嗯,對了,我們先去移動營業廳一趟吧,我要補卡。”
 
    “好。”封騰執起被他握住的手,放在唇邊輕輕一吻,“你真麻煩。”
 
    直到吃晚飯的時候,杉杉覺得自己手上還殘留著那一碰的觸感。她不由抬起頭,偷偷地把目光停留在對面垂眸用餐的男人身上。他回家的時候換了一身衣服,自己送他的袖扣已經別在了腕間。本來覺得很精致很閃耀的袖扣,被他戴上了,卻好像頓時黯然失色了一般。
 
    “看什么?舍不得送給我了?”
 
    “沒有沒有。”
 
    杉杉連忙收回目光,訕訕地低頭吃東西。然后忽然意識到,這好像是他們真正在一起后第一次約會呢。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完美的第一次約會吧。
 
    然而,薛杉杉同學畢竟低估了自己==吃完飯,封騰把她送到同學家樓下——封騰停住車,“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杉杉擺擺手,“不用啦,這里地鐵過去很方便的。你過來好遠,還會堵車。”封騰市區的住處就在風騰附近,到這邊來接她等于跑個來回,也太折騰了。
 
    封騰點點頭,沒有勉強她,“明天中午記得到樓上吃飯。”
 
    “不行啊。”杉杉脫口而出。
 
    “為什么?”連番被拒,封騰的聲音沉了下來。
 
    “以前去吃飯時沒關系啦,我們又沒什么,但是現在,我們是情侶關系吧,那你……不要以身作則嗎?”
 
    封騰眉頭微皺,“什么以身作則?說清楚。”
 
    “呃,你不知道?”杉杉吃驚地看著他說,“我們公司不準談辦公室戀愛的!”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河北快3形态 二年作文快乐十分钟 佳永配资_实业股票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长春11选5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陕西十一选五准确遗漏 119期博彩金雕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