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26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那個夜晚,在封騰說了那句“試試吧”以后,一切就顯得有些不再真實。
 
    溫熱的唇離開了她的額頭后,杉杉整個人就懵了。封騰好像想繼續吻她,可是對上她傻乎乎的眼神,反倒笑了出來,稍稍退開了些距離,“算了。”
 
    慢慢來。
 
    他拿過手機,問她:“就一條短信?”
 
    她點點頭。
 
    封騰就關了手機,扔在茶幾上。然后帶著她去了自己的書房,開始他想教她下棋,可是看她實在心不在焉,就放棄了。于是就各自看書。
 
    偶爾去弄點水果,偶爾去泡些茶水,偶爾言不及義地交談幾句,杉杉捧著選的書,翻過了好幾頁。
 
    十二點的時候,深藍的天空中縫開美麗而璀璨的煙花。
 
    因為這一片都沒有高樓,所以站在書房的落地窗前,就可以看得很遠很遠,杉杉放下手里的書。跑去窗戶前去看。
 
    封騰也走過來,站在她身旁。
 
    “想放煙花?”
 
    “封月說你們從來不放的。”
 
    “嗯。”封騰點點頭,然后收回視線看向她,毫無征兆地低頭吻住了她。
 
    這是今天他第三次親她了。
 
    她覺得好像次數有點多,但是一點也不討厭。
 
    然后……她就蹂著軟綿綿的拖鞋軟綿綿地回房睡覺了。
 
    年初一一大早,杉杉踩著仍然軟綿綿的腳步去樓下餐廳吃早飯。
 
    在樓梯上遇見了喜氣洋洋的小朱,小朱笑瞇昧地說:“薛小蛆新年好。”
 
    “新年好。”杉杉趕緊回以祝福。
 
    小朱樂滋滋地說:“薛小姐趕緊去吃早飯吧,封先生在呢,正好拿紅包啊。”
 
    “紅包?”杉杉瞬間清醒了,驚喜地說,“我也有嗎?”
 
    “肯定有啊。”小朱說,“封先生每年初一都會給我們發紅包,薛小姐你怎么會沒有呢?”
 
    小朱的意思是她們,你們關系如此不一般,紅包自然更加會大大地有,厚厚地有。
 
    但是薛杉杉同志的思維是——對哦!
 
    她也是Boss大人的員工!當然要有紅包。
 
    杉杉頓時腳步也不綿軟了,歡快地走向餐廳。
 
    發紅包活動貌似已經散了,客廳只有boss大人和管家在。封騰似乎在跟管家交代什么事,瞥到她出現在餐廳門口,頷首道:“杉杉過來。”
 
    杉杉連忙奔過去,眼神不自覺地調整到小狗渴望肉骨頭的模式。封騰被她閃閃發光的眼神噎了一下,頓了一下才問:“你家里都有什人么?”
 
    “呃?”家庭調查嗎?杉杉一口氣把直系親屬報了一遍,“就是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還有伯伯叔叔,兩個阿姨,每家一個孩子,就這樣。”
 
    “嗯。”封騰點了下頭,對管家說,“準備一下。”
 
    管家點頭,領命而去。
 
    杉杉愣愣地問:“準備什么?”
 
    封騰隨意地說:“你不用管。”
 
    “哦……”杉杉覺得多半不關自己的事,也沒多問。
 
    封騰坐下來用早餐,“機票已經訂好,一會我有事,讓小張送你去機場、”
 
    等到了機場,司機小張從后備箱里拖出兩大箱子東西的時候,杉杉才明白,封騰所說的準備一下是準備了什么。
 
    “老板吩咐,這些是給薛小姐家人準備的年禮。”
 
    年禮什么的……boss大人也太周到了吧。
 
    想到年禮中所蘊含的曖昧含義,杉杉心中又是糾結又是蕩漾,看著那體積不小的箱子,開始發愁怎么把它弄回去,關鍵是咋跟長輩們說呢?boss的禮物肯定不便宜,她該怎么解釋來源呢?
 
    小張熱情地幫她checkin,辦托運行李什么的,杉杉只好什么都不干,在后面跟著。最后進安檢門之前,小張又給了她一個小盒子。
 
    “薛小姐,老板說,讓你這段時間暫時用他的舊手機。”
 
    杉杉呆了一下,打開盒子來看,果然是一款男式的手機。
 
    等她獨自坐在候機室的時候,杉杉才有工夫仔細看手機。手機還很新,但是的確有用過的痕跡。她翻了下電話薄,里面只有boss大人的號碼。她盯著看了一會,忍不住拿著手機走到落地窗前,打電話給封騰。
 
    那邊人接起就說:“到了?”
 
    “嗯,我是候機室了,看到你給我家里人準備的東西了,還有手機。”
 
    “嗯。”封騰應了一聲,“謝謝就不用了。”
 
    “……誰說我要說謝謝了……這么多東西很難拿好不好。”
 
    那邊一笑,“小張沒跟你說那邊有人接你?”
 
    杉杉愣了,忽然覺得不自在起來。
 
    “你不要這樣……我不習慣。”
 
    “會習慣的。好了,杉杉,新年快樂。”
 
    飛機到達省會城市的時間是下午,下了飛機,果然出口便有人在等著,是一位姓李的年輕男人,自我介紹說是風騰集團在這邊分公司的行政?匆娝豢谝粋薛小姐,極為殷勤。
 
    杉杉很不習慣,卻不知這邊的人只知道是總部下的命令,并不知道是封騰吩咐下來的,如果知道,絕對不會只派一個小行政來接待。那時她恐怕要更不習慣了。
 
    杉杉的家在省會鄰近的B市,車程約兩個半小時,路上堵了堵。到家已經是晚上了。那人將她一路送到樓下,還要幫她把東西提上樓。杉杉趕緊婉拒了。
 
    感謝了一番,等人走了,杉杉才打電話給家里,讓父母下來幫忙搬東西。
 
    這一路上杉杉直如在云里霧里,一切都顯得那么不真實,直到此刻,看著自己從小一路長大的地方,才有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寒冽的空氣深深呼人體內,驅散了一絲混沌。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