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25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杉杉蹲在蘿卜地旁邊默默地瞅了半天,才伸手撥了幾根蘿卜,然后扭頭看看池塘邊釣魚的一群人,嚴重地心理不平衡起來。
 
    資本家什么的實在是太**了,釣魚就釣魚唄,還有弄個小木屋防寒,一群人坐在那里喝茶釣魚輕聲談笑,她卻要在寒風瑟瑟中拔蘿卜!
 
    長工也不是這么用的!
 
    杉杉認真地開始考慮罷工的可能性……可是一想到自己吃住人家,機票錢還有人家墊,杉杉揭竿而起的心又熄火了,算了算了,這些蘿卜就當住宿費吧……杉杉認命地拔起了蘿卜,只是時不時控制不住地往池塘邊看看,第N次偷看的時候,正好撞上了封騰的視線。封騰目光一閃,居然起身走了過來。
 
    杉杉趕緊低頭做出專心拔蘿卜的樣子來。
 
    “薛杉杉,這就是你拔了半天的成果?”
 
    伴隨著熟悉的低沉的聲音,視野里出現了一雙黑色的男鞋,杉杉心里有點小委屈,也不理他,手指扒拉著泥土,悶悶地回了幾個字:“手僵,拔不動。”
 
    “薛杉杉。”封騰微微俯身,好像在觀察她的表情似的。“你說不會釣魚的。”
 
    “……我可以學啊。”
 
    “是嗎?”尾音微微上揚,好像充滿了懷疑,“可是,你不是對放長線釣魚沒興趣嗎?”
 
    杉杉愣了一愣,這句話怎么似曾相識啊……然后,久遠的魚刺事件浮現在腦海……“薛杉杉,你就不會放長線釣大魚?!”
 
    那時候懵懂不解的話語,此刻卻好像忽然有了別樣的含意。他為什么現在忽然提這個?杉杉忽然手足無措了,盯著地里的蘿卜,鼓起勇氣有些結巴地回答:“現在,現在有興趣了啊。”
 
    想到元麗抒,心里又有點郁悶,怏怏地說:“可是魚塘邊上人也太多了……”
 
    這是在抱怨?封騰眉宇間躍起一絲笑意,他突然問:“薛杉杉,你要不要給其他釣魚的一個信號?”
 
    杉杉疑惑,“什么信號?”
 
    “告訴別人,這個魚塘已經被人承包了的信號。”
 
    ?
 
    杉杉不解地仰頭看他,然后視線一暗,唇上觸到了一片溫熱。
 
    她她她,好像……被吻了?!
 
    高大的男人俯下身,大手抓住她的肩膀,在她唇上蜻蜓點水而過,然后看著她傻傻呆呆的樣子,低聲笑語:“這是承包合同專用章。”
 
    ……杉杉手里的蘿卜掉在地上,重新回到剛剛離開的坑里了……杉杉最后還是沒去釣魚,而是蹲在蘿卜地里,麻木地撥了一堆蘿卜,滿滿地裝了兩筐。
 
    元麗抒倒是釣到了好幾條魚,只是那表現在臉上的高興,怎么看都像是強顏歡笑;厝サ臅r候,元麗抒搭了他們的順風車,仍然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只是時不時有點走神。不過,比她更走神的是薛杉杉同學,不,薛杉杉已經完全沒有神了。
 
    她腦海里只剩下一根根蘿卜……這種狀況甚至延續到了年夜飯,那豐盛的豪門夜宴啊,吃到了嘴里居然都是蘿卜的味道……不過這也實在不能怪她,任何一個在蘿卜地里丟掉初吻的不幸女子,都不回這么快變回正常人的。
 
    后來直到封月說要回家,杉杉才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拉住封月,“你晚上不住這里?”
 
    以前是住的,今年哥哥不是有你陪了嘛。封月笑瞇瞇地說:“是啊,我們明天早上七點多的飛機飛言清家,東西還沒收拾好呢。”
 
    “那,那……”杉杉不知道說啥了,猛然產生了一種,今晚就打包去飛機場過夜的沖動。
 
    封月眨眨眼,“過得愉快哦!”
 
    會愉快才怪呢!明明就是緊張死了好不好。
 
    可是當傭人們收拾好飯桌紛紛回家,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杉杉心里竟然慢慢地浮起一絲類似心酸的情緒起來。
 
    大年夜身邊居然一個親人都沒有,就算非人如Boss,也會感到寂寞吧。這么一想,獨處的緊張倒是少了很多,杉杉期期艾艾地主動開口問:“晚上我們干什么?”
 
    封騰反問:“你想干什么?”
 
    杉杉想了半天,“看、看春晚?”
 
    封騰很無語地看了她一眼,兩人便去客廳,打開了電視機,等著看春晚。
 
    杉杉看看壁鐘,很好,已經七點四十五了,還有十五分鐘春晚就開始,只要順順利利地度過這十五分鐘,春晚開始后就不回顯得很傻很尷尬不知道要說啥了!
 
    哦哦!這個世界有春晚真是太好了。
 
    杉杉輕松地奔向廚房方向,“我去弄點水果。”
 
    在廚房磨蹭了半天,杉杉掐好時間,準時端了滿滿的兩盤水果回來。
 
    “水果來了!”
 
    封騰卻沒有動,他坐在沙發里,低垂著眼,目光落在手中的手機上。
 
    “薛杉杉,我剛剛收到了一條短信。”
 
    “嗯?”杉杉有點不明白他為啥跟自己說這個。
 
    “有人祝福我新年快樂。”
 
    杉杉還是有點茫然。這很正常吧,拍拍Boss馬屁什么的,等等……她好像忘記了什么……封騰吐出了兩個字:“是你。”
 
    杉杉終于想起來了……水果盤放在茶幾上,杉杉垂頭喪氣地接受Boss大人的詢問。“你手機不是掉了嗎?”
 
    “是手機定時軟件。”杉杉小聲回答。
 
    “什么時候定的時?”
 
    “前幾天。”
 
    封騰頓了頓,“你給所有人都發了這個?”
 
    “沒有。”杉杉更小聲了,“就你一個。”
 
    封騰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電視里春晚已經正式開始了,杉杉盯著電視機,心里一片亂糟糟,有種現行犯被抓的感覺。
 
    忽然,“啪”的一下,封騰關掉了電視機?蛷d里頓時一下子靜得連一根針落下都能聽見。
 
    “薛杉杉,這也是欲擒故縱?”
 
    “那你呢?”杉杉不知哪里來的勇氣,不答反問,“你在蘿卜、那樣……也是欲擒故縱嗎?”
 
    封騰倒沒料到她居然會反問,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長地說:“不,有誘敵深入。”
 
    她都已經在他家了,難道還不夠深入嗎,如果對方覺得她還不夠深入,那么……“封、封騰。”
 
    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杉杉有點不自在,不過這種時候,怎么也沒法叫總裁吧。
 
    “我沒談過戀愛,所以不知道到底應該是怎么樣的。年會之前,我明明沒想過這些的,可是后來……”
 
    她抬起頭來,盡力看著他的眼睛。
 
    “前幾天看不見你我很失落,看到你在警察局外面等我,我覺得很丟臉,可是又好高興,你帶我來這里的時候,我,雖然覺得不應該,可是還是還是很高興。剛剛和你吃年夜飯,我還是……很開心。”
 
    我沒有你的密碼,但是我可以把我密碼告訴你,攤開來給你看。我想我已經喜歡你了,那么,你看清楚,我是喜歡的嗎?
 
    她什么都不懂,所以面對聰明人,只有笨辦法。
 
    杉杉不自覺地抱住膝蓋,縮進沙發里,可是眼睛卻是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的。她的神情看起來怯懦而又勇敢,眼睛里裝滿了小心翼翼的期待。薛杉杉從來都是引人發噱,讓人看了就想欺負地捏幾下的?墒欠怛v此刻卻從未所有地,驀地心中一動。
 
    “薛杉杉,”他攬過她的肩膀,緩緩低頭在她的額上親了一下,說,“我們試試吧。”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