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22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又是一片寂靜。
 
    這次轎車好像有了預防似的,依舊極為穩定地行駛在馬路上。路燈一個個開過,封騰的神情忽明忽暗,變幻莫測。
 
    良久。
 
    “恭喜你,薛杉杉,這個答案我很滿意。”
 
    他的聲音不陰不陽的,簡直像從牙齒縫里發出的。杉杉小心肝顫啊顫,總裁大人是真的滿意嗎?
 
    “所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么?”
 
    “我本來打算送你去酒店,然后酒店費用從你薪水里扣,F在我改變了主意。”
 
    咦,杉杉期待地看著他,難道因為她的馬屁,不不,是真心話……改成了從他薪水里扣?
 
    “這幾天你住我那里。”
 
    杉杉呆了,半響才顫巍巍地問:“總裁,住你、你那,是什么意思?”
 
    封騰已經懶得回答了。他踩下剎車,將車子掉了個頭,朝相反的方向開去了。
 
    杉杉完美地保持了一路呆滯狀。
 
    汽車上了高架,又下了高架,拐了兩個彎,周圍的環境一下子就清幽起來。道路兩旁盡是高大整齊的樹木,把房屋遮得隱隱約約,哪里還有一絲大都市的擁擠喧囂。開了一會,又拐進了一條干凈的林蔭小道,長長的圍墻盡頭,黑色的雕花鐵門已經在望。
 
    杉杉猛地回神,“等等等等,我還沒答應!”
 
    封騰不為所動地說:“你確定現在要下車?”
 
    杉杉四顧,打車……這兒,哪里會有人打車啊。杉杉郁悶地說:“總裁,你每天上班都這么遠嗎?”
 
    “這是老宅,我平時不住這里。”
 
    老宅?
 
    不會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地方吧?難道會見到Boss爹娘?杉杉剛一提起心,突然想起同事八卦說過,說總裁的父母早在十幾年前就遭遇車禍雙雙身亡了,而撫養他們兄妹長大的老董事長去年也過世了。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貋戆。
 
    杉杉忽然就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沉默間,車子開進了那扇雕花鐵門,整棟房子在他們進來的剎那燈火通明,杉杉剛還打定主意不東張西望的,現在卻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目光。
 
    封騰停了車,“下車吧。”
 
    杉杉跟他下了車,亦步亦趨地走在樹間小徑上,雖然小路兩邊設有古樸小巧的路燈照明,但是依然無法看清所在之地的全貌。一時間杉杉只覺得走在這里壓力很大……等看到筆直佇立在門口迎接他們的傳說中的管家先生,壓力就更大了。
 
    豪宅管家神馬的,真素資本家的標準配備啊==不過,如果以看電視的感覺來看眼前這一切的話,那就感覺還好==進了屋,立刻就有人上前周到地服務,杉杉換了拖鞋,腳趾在拖鞋里不安地動了兩下,問封騰:“我能不能用下電話,我想打電話跟我媽媽說一聲。”
 
    封騰點了點頭,隨手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她。
 
    呃……她只是想借座機……杉杉只好接了過來,走開了些,撥通了家里的電話。電話是薛媽媽接的。
 
    “喂,媽。”
 
    “杉杉?”薛媽媽挺奇怪的,“你怎么這個時候打電話呢,在火車上了吧?”
 
    “沒……”
 
    杉杉郁悶地把事情說了一遍,當然不敢說自己被帶進了警察局,只說是錢包連火車票一起被偷了。少不了被老媽罵了一頓,杉杉乖乖地挨著訓。
 
    薛媽媽教訓夠了,問:“那你現在住哪里?”
 
    “呃,我住在……同事家。”
 
    同事家?
 
    正在聽王伯說話的封騰不由分了下神,王伯立刻停下。
 
    封騰回神,“你繼續。”
 
    杉杉打完了電話,想起回家的事情,不由握著手機為難,F在火車票是肯定買不到了,只能訂飛機票,可是飛機票要怎么訂?電話號碼是多少呢?
 
    她在一旁等封騰和那個管家老伯講完,彩上前有些拘謹地問:“總裁,你知道怎么訂票嗎?”
 
    訂票這種事情哪里用得著封騰親力親為,他自然不知道?戳讼卵ι忌佳巯缕v的陰影,“去休息吧,訂票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轉而對管家吩咐:“訂一張明早飛G省的飛機票。”
 
    杉杉不好意思地對管家先生說:“麻煩你了。”
 
    管家先生表情嚴肅地表示這是他應該做的,掏出本子一絲不茍地記下她身份證號碼后,叫來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小朱,帶薛小姐去二樓客房。”
 
    “住東面吧。”封騰狀似隨意地加了一句。
 
    一個圓臉女子走過來,聽到封騰的話,臉上流露出一絲訝異,不由分外客氣地對杉杉說:“薛小姐,請跟我來。”
 
    小朱拖著行李箱走到二樓走廊的盡頭,推開房門,笑盈盈地回身說:“到了,薛小姐。”
 
    她按下了燈光,舒適大方的臥室頓時展現了眼前,杉杉不由自主地說:“真漂亮。”
 
    小朱笑意盈盈地說:“整棟房子里,只有這間和封先生的臥室是一個格局呢。”
 
    杉杉愣了一下,“是嗎?”
 
    “是啊,封先生的房間在三樓,正對著這間。”小朱指指天花板,“這個朝向的風景最好了,薛小姐早上可以打開窗戶看看,可惜雪都快停了呢,不然明早早上窗外的雪景會很美。”
 
    小朱一邊說,一邊動作麻利地放好了行李,然后又去樓下幫她端了杯熱牛奶上來。
 
    “薛小姐還有什么需要我做嗎?”
 
    杉杉連忙搖頭,“沒有了,謝謝你。”
 
    小朱笑道:“薛小姐太客氣啦,那先下去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用內線電話叫我。”
 
    等她走后,杉杉才好意思在房間里四處走動看看。這是一個很寬敞的套間,書房衣帽間一應俱全,外面還有個很大的陽臺,(www.569003.buzz 【閃/點】情話網&手機版:M.SianDian.com)陽臺上隨意地擺著一組乳白色的沙發,看上去就讓人很想躺的樣子。
 
    杉杉打開陽臺的小燈,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抬眼望著這一切,心里忽然就有點煩惱。
 
    唉,Boss家的陽臺都比她房間大什么的……真讓人絕望啊……
 
    她不由為兩人之間的差距認真地憂郁了幾秒鐘。不過薛杉杉同學的生理構造注定了她的傷感很難持久,這不,一低落大腦就開始罷工了,困倦一陣陣地涌上來。杉杉小小地打了個哈欠,從沙發上起來,搖搖擺擺地爬上床睡覺去了。
 
    然后一眨眼工夫,她就香噴噴地睡著了。
 
    樓下客廳的燈依舊亮著。
 
    封騰并不常;剡@里,又逢年節,積累了不少事情要處理,一一交代完畢,步上樓梯時,忽然停下來,轉身對樓下的王伯說:“她的機票訂在年初一。”
 
    管家先生微楞了一下,立刻點頭表示明白:“好的。”
 
    封騰神色坦然地上樓,路過二樓的時候,嘴角帶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77期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 app彩票软件 双色球排列7 短期投资理财产品排行 内蒙古快3一定牛 贵州11选5遗漏 股票投资策略 浙江飞鱼期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