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21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薛杉杉被帶到警察局,才知道是幫同事退的票出了問題,那三張票居然都是假票。她連忙老老實實交代了來源,主動掏手機打電話給阿佳,誰知道一摸外套口袋,居然沒摸到手機。她頓時慌了,四處翻找起來,結果還是沒找到,而且連錢包都不見了。
 
    剛剛在超市買東西的時候還有的啊,怎么一眨眼就不見了?難道是剛剛匆匆忙忙往兜里一塞,結果掉了?
 
    杉杉一下子懵了。
 
    這下完了,我所有的錢啊卡啊火車票啊,統統都在里面呢。沒了火車票,就沒法證明她旅客的身份。雖然身份證出于習慣放在了行李箱里沒有被偷,但是這似乎最多只能證明她不是黑戶慣犯吧。
 
    而且還要賠給那個乘客錢啊。
 
    杉杉心慌地再三辯解:“我真的不知道是假票。”
 
    “來源?我就是幫同事退票,她本來要回老家的,后來臨時決定去海南了,所以把票給我,讓我幫忙退一下。”
 
    “……我不知道她哪里買的,現在沒法聯絡她,她手機號碼我記不住啊。”
 
    “公司?我是風騰的員工,對的!我有工作的,干嗎沒事去做票販子啊。”杉杉總算找到了有力的說辭。
 
    風騰在S市還是很有名的,兩名警察對望了一眼,問:“你怎么證明?”
 
    封騰。
 
    Boss大人的名字一下子從腦海中蹦出來,她記得他的號碼,可是……怎么可以讓他知道這么丟臉的事呢。
 
    杉杉下意識地就把他排出了,混亂的腦子亂糟糟地想了一會兒,說:“我記得我一個同事的號碼。”
 
    阿May的號碼很有規律,特別好記,杉杉用警察局的電話撥給了阿May,萬幸她沒有關機,接通了。
 
    “喂,您好。”
 
    “阿May,我是杉杉。”杉杉急急地問,“你現在還在S市嗎?”
 
    “杉杉?我在啊,你怎么這個號碼?這個世界你應該上車了吧?”
 
    “沒有,我出了點事。”
 
    阿May那邊有些嘈雜,還有音樂聲,貌似在什么聚會中似的,杉杉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把事情說了一遍,接著非常慚愧又不好意思地說:“阿May,你現在有空嗎?如果不忙的話能不能帶上身份證明來一趟,我在XX警察局。”
 
    “你等等。”她似乎在跟人商量什么,很快她回來說,“杉杉你別擔心,小事情,我馬上過來。”
 
    警察看她聯絡到了人,便先把她擱在一邊,處理別的事情去了。
 
    杉杉總算安下了點心,一松懈下來便覺得整個人又餓又累,筋疲力盡了,本來是歡歡喜喜地回去,現在車早開走了,自己卻待在警察局里啃著干冷的面包。
 
    幸好有位女警好心,接了杯熱水給她,才讓她緩過神來。
 
    她默默地吃完東西,發了會呆,想起什么,借警察的電話撥了下自己的手機。手機果然已經關機了,杉杉心知這手機估計是找不回來了,更加郁悶起來。
 
    等了大約一小時,杉杉終于等到了人,可是居然不是阿May,而是方特助。
 
    特助先生一如既往地衣冠楚楚,笑容滿面。杉杉站起來,驚訝地問:“方特助,怎么是你?”
 
    方特助含笑解釋說:“你打電話的時候,阿May跟我都在宴會中,阿May今天酒喝得有點多,所以沒讓她過來。”
 
    “哦,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杉杉羞愧地說。
 
    方特助安撫她:“沒事,你放心吧,馬上就可以回去了。”
 
    杉杉點點頭。
 
    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總之很快,事主便拿著雙倍的賠償滿意地離開了,事主不再追究,警察大概也看出杉杉無辜,便也網開一面。
 
    杉杉猶疑地說:“我可以走了?”
 
    方特助含笑說:“是的,來之前已經打過招呼了。”
 
    原來特助先生這么牛叉?杉杉跟著他往外走,感激涕零地說:“謝謝你方特助,過了年我請你吃飯。”
 
    方特助笑瞇瞇地扔下炸彈:“薛小姐不用謝我,封總在外面車上,請。”
 
    杉杉只覺得自己膝蓋一軟,腳步頓時遲緩了,“總、總裁大人?”
 
    方特助好像很意外她會意外似的,“今天我們和封總參加一個駐滬領事館的晚宴,薛小姐不知道嗎?”
 
    說話的時候他正好推開警察局的大門,杉杉下意識地朝外面望去,便見對面路燈光下,小雪飄落中,封騰挺拔的身影正倚車而立。
 
    完全、完全沒準備!
 
    這種隱藏Boss從天而降的劇情是怎么回事,杉杉一瞬間簡直覺得看見他比看見警察叔叔都可怕。
 
    再遲緩,杉杉還是一步一步地挪到了封騰面前,她下意識地就采用了做錯事的小朋友的標準姿勢,低頭站好,表示懺悔狀。
 
    視線正好停留在他黑色的大衣上,幾片雪花搖搖地落在他身上,杉杉不知怎么的,竟不由自主地心湖蕩漾起來,明明前一刻還那么怕怕的,現在卻又隱隱期待。
 
    然而封騰卻什么話都沒有說。
 
    他的目光在她的頭頂停留了一會,然后姿態優雅地撣走了身上的雪花,一言不發地上了車。
 
    方特助把杉杉的行李箱放進了后備箱,看她還站著,咳了一下說:“薛小姐也先上車吧。”
 
    “哦,好的。”杉杉胡亂地點下頭,在車外猶豫了幾秒后,毅然奔向了前面的副座。
 
    方特助又咳了一下,“薛小姐?”
 
    杉杉目露懇求地看了方特助一眼——同是員工,方特助你懂得!哪個員工剛剛被抓去了警察局還敢坐在老板身邊啊。
 
    有幾秒鐘的靜默,最后封騰簡短地發話:“開車。”
 
    汽車里一時間格外地安靜,方特助善解人意地打破沉默:“封總,薛小姐的火車趕不上了,你看是不是直接送薛小姐回家?”
 
    杉杉沒有體會到方特助問封騰而不是問她的微妙,勉強打起精神來,說:“能不能麻煩送我去附近的酒店?”
 
    她解釋了一下自己租的房子房東要賣,鑰匙也還了,然后自己同學應該也離開S市回家了。緊接著她又想起來,自己錢包也被偷了。
 
    對哦!她怎么把正事忘記了?
 
    眼下最關鍵的是什么,借錢!關于Boss大人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就別想了,借錢要緊!
 
    她不禁有點后悔,剛剛在警察局怎么忘記了這事呢,現在Boss大人就坐在后面,她怎么跟方特助考口啊。
 
    至于問Boss大人借……還是算了吧……資本家的錢,不是每個人都借得起的TT杉杉正痛苦地想著怎么開口,就聽封騰吩咐方特助說:“你在下一個路口下車回家吧。”
 
    “好。”
 
    神馬?方特助要走了?杉杉還沒來得及想出什么應對,下一個路口就到了,方特助下了車,彬彬有禮地跟封騰和杉杉道別,施施然地離開了,獨留杉杉向封騰。
 
    杉杉眼睜睜地看著他這樣走掉,心里更加絕望了,難道真的、要跟Boss大人借錢?!
 
    車門又被拉開,高大的男性身軀夾帶著車外的冰雪,不疾不徐地在她旁邊落座,強烈的男性氣息瞬間沖散了杉杉圍著人民幣打轉的思緒。她的心跳頓時不正常起來,跳得就好像胸腔里揣著一千顆心臟似的。
 
    杉杉覺得自己腦子有點糊,趕緊開了一點點窗戶,讓冷風吹進來一點點。
 
    封騰并沒有立刻開車,他的手隨意搭在方向盤上,目光落在前方,“薛杉杉,你沒話對我說?”
 
    有啊,話就是借我一千塊錢吧吧吧!不,保險點一千五才行!但是,借錢前都要說點場面話吧,杉杉訕訕地做關心狀,“那個總裁,你能開車嗎?”不是才參加酒會嗎?酒后駕駛什么的不好吧TT“封騰看向她,嘴角一勾,似笑非笑,“放心,這種場合還用不著我喝酒。”
 
    “……哦……”
 
    杉杉繼續想一千五啊一千五。
 
    “剛剛你跟警察說,你是風騰的員工?”
 
    完了完了,果然開始秋后總算賬了嗎?
 
    “是、是啊。”
 
    封騰冷哼一聲:“這種時候你倒沒忘記我。”
 
    杉杉連忙抓緊機會表忠心:“我、我一直謹記自己是公司的一員的……”
 
    “哦?拿著幾天怎么影子都看不見?”
 
    噢,總裁大人這叫不叫做賊的喊捉賊,這幾天明明是你自己消失了好嗎?跟我有一毛錢關系!
 
    “這幾天我一直勤奮工作來著,咳,所以,你能不能看在我勤奮工作的分上,先給我預支點加班費==,過了年還你。”
 
    終于說出口了!杉杉松口氣。
 
    封騰瞥了她一眼,“錢包和手機都掉了?”
 
    杉杉連忙點點頭。
 
    “想問我借錢?”
 
    “薛杉杉,我的錢不是那么容易借的。”他的聲音陡然危險起來,“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應該說什么。”
 
    如果說杉杉開始還有點糊涂的話,這句“好好想想”終于提醒了她,勾起了她不久之前的回憶。那天他走之前,也是讓她好好想一想來著。
 
    “你每天來我的辦公室是為什么,因為我命令你?你每天和我一起吃飯又是為什么,因為我命令你?”
 
    “好好想一想,杉杉。”
 
    他,他是指這個吧?
 
    這幾句話她當然想過,可是她真的覺得就是因為他命令她啊……起碼開始是吧,可是用腳趾想也知道,這個答案是借不到錢的……唉,她怎么這么笨,沒事先想好一個答案應付總裁大人呢。不過也不怪她吧,誰能知道借個錢還要玩腦筋急轉彎啊。
 
    汽車已經緩緩行駛起來。
 
    “那個,我想了,想了……”眼見一個便宜的旅館開過去了,杉杉急了。
 
    “為什么我天天去你辦公室,為什么天天和你一起吃飯,不是因為你命令我!而是因為——因為——”
 
    杉杉一邊靠無恥的復制問題來拖延時間,一邊絞盡腦汁,最后急中生智脫口而出。
 
    “因為我為色所迷!”
 
    杉杉覺得她的話一出口,世界就寂靜了,性能良好穩定的世界級轎車居然在一剎那方向飄了一下,雖然迅速的扳正了……她已經不敢去看Boss大人,一瞬間她自己都被自己震撼了。剛剛自己一定抽風了吧,怎么剎那間大腦里產生的居然會是這個詞啊……不過,也許這才是真的?
 
    饒是向來鎮定如封騰,一時也無語了,半響,他的聲音才響起,語氣中帶著莫測的陰森:“哦?很好,不過既然都為色所迷,那后來又是怎么回事?”
 
    杉杉思考了一下,才理解他說的“后來怎么回事”是指她拒絕他的事情,Boss大人你說話就不能直接一點嗎==不過也是哦,既然她都為色所迷了,她怎么又會拒絕總裁大人呢。
 
    果然說了一個謊言就有無數的謊言等著圓啊。
 
    薛杉杉頭都大了,難道說自己那天是喝醉酒了為了爽一下嗎==這個最接近真相了,但是說出來肯定會被Boss大人拋尸荒野吧==杉杉都想哭了。借個錢都木有這么難啊,才一千五!
 
    有什么答案才是又拍馬屁又合理的呢?杉杉急速地榨著自己已經所剩不多的腦汁,終于靈光一閃,簡直是喜極而泣地說:“那個,總裁!其實我是在、在欲擒故縱來著。”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配资软件toms 吉林配资公司 体育彩票辽宁十一选五 上海快3官网下载安装 快乐12下载的网站 河南十一选五 配资炒股杠杆经验 贵州快三一定牛遗漏查询 太阳网城上娱乐官网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