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19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杉杉一覺睡到第二天十點多,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套上衣服踩著拖鞋慣性地走進衛生間,迷迷糊糊地擠好牙膏開始刷牙,刷啊刷……刷啊刷……刷刷刷……猛地,杉杉咬住了牙刷!
 
    不、不會吧……杉杉抬起頭,睜大眼睛看向鏡子里的自己。
 
    她是不是還沒睡醒啊,不然就是喝醉了酒產生了幻覺。她怎么記得、記得昨晚總裁大人向她表白了呢?而且、而且她還很有骨氣地拒絕了?!
 
    拒絕了……杉杉差點把牙刷給咬斷了。
 
    匆匆刷好牙,杉杉睡衣都沒換,披了件長羽絨服就奔到樓下。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下來做什么,只是被一股沖動驅使著想看看幻覺中的案發現場。
 
    樓下恰好沒人,巷子里冷冷清清的,一派冬天蕭瑟的景象。杉杉傻乎乎地在昨晚封騰停車的地方站了一會,看看地面,然后抬頭看看天……雖然每句話都記得很清晰,可是、可是肯定是幻覺啦……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大膽子反抗總裁大人呢。
 
    不不,重點是,總裁大人怎么可能向她暗示什么呢。
 
    杉杉邊催眠自己邊往樓上走,正巧隔壁的大媽下樓、看到她,大媽笑呵呵地問:“小姑娘,儂去啥地方?”
 
    雖說大城市鄰里之間冷漠,但是杉杉這種孩子還是比較討人喜歡的,每次看到都乖乖叫人,路過幫提提東西,一來二去也就熟了。
 
    “呵呵,阿姨出門?我隨便走走。”杉杉意識到自己這副亂糟糟的樣子太詭異,打了個哈哈就想混過去,不料大媽挺熱情地湊過來。
 
    “昨天夜里送儂回來額是儂男朋友伐?”
 
    “?”昨天夜里?男朋友?杉杉渾身一抖。
 
    “人長得老高的,賣相老好的,有車子,蠻有鈔票額?”
 
    “……”
 
    杉杉的笑容僵住了。
 
    啊啊!
 
    杉杉一路內心咆哮著沖回了自己的房間,直挺挺地向床上撲倒。
 
    居然不是幻覺……完蛋了完蛋了,她居然拒絕了總裁大人的告白,告白!總裁大人你表白怎么也不提前預約一下呢,她很容易沖動的!
 
    一時間杉杉的心里如狂風過境,亂七八糟?墒,撲哧撲哧冒著小水泡從心底浮起來的,卻又是無可否認的歡喜。
 
    喜不喜歡他?
 
    杉杉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甚至連一絲這方面的念頭都沒有。
 
    可是如果一絲想法也不曾有,現在心里洶涌澎湃的又是什么東西呢?
 
    要命!這是怎么回事啊,明明她昨天以前對總裁大人一點想法都沒有啊……腦海中不由就浮現封騰說的話。
 
    你為什么每天來我的辦公室,因為我命令你?
 
    你為什么和我一起吃飯,因為我命令你?
 
    當然是因為你命今我!
 
    杉杉在心里義正詞嚴地回答。
 
    可又有個聲音在微弱地辯解:好像不全是吧……所以,其實她一直是在自欺欺人、掩耳盜鈴?
 
    ……杉杉自己都覺得自己太難理解了。
 
    可是可是,不管怎么樣。Boss大人表白了啊。
 
    杉杉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臉,覺得臉頰滾燙,心里那歡快的小歌聲好像越唱越響了,于是她再也躺不住了,爬起來飛快地穿好衣服鞋子。
 
    她要去人多的地方。
 
    去吃飯,去逛街,去超市,哪怕去壓馬路,隨便做點什么都好,不然她就要被這膨脹的情緒爆掉了。
 
    她已經裝不下了,一定要把心里那滿滿的不知名的東西散發出來。
 
    走在街上的時候,腳步好像都比平常輕快起來,明明還在路上一步步走著,腦子里卻覺得自己已經在馬路上輕快地飛奔一般。
 
    放空腦袋隨著人流出了地鐵站,站在了人潮洶誦的中心廣場之上,杉杉有些奇怪,自己怎么會不知不覺到了這里?
 
    但是,這不重要。
 
    此時此刻站在這個地方。她只覺得一切都那么奇妙。
 
    天空明亮。
 
    西北風柔和而溫暖。
 
    大理石的地面踏上去卻有草地般的柔軟。
 
    眼睛里看到的每一樣東西都無比生動鮮明。
 
    連路過的大爺都這么可愛。
 
    杉杉在商業區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無力地坐在路邊的長椅上長吁短嘆。
 
    薛杉杉啊薛杉杉,你完蛋了,總裁大人只不過隨便告白一下下,你居然對整個世界都花癡了!
 
    她就這樣坐在寒冬廣場的長椅上,竟然絲毫不感覺到冷,臉蛋上甚至漾著熱乎乎的紅暈。傻坐了半晌,杉杉掏出手機,翻到通訊錄,對著“封騰”兩個字低頭發呆。
 
    神游到不知幾重天的時候,手機鈴忽然響起。
 
    杉杉心里一抖,心跳猛地咚咚作晌,抖著大拇指按返回,看清來電顯示上是“陸雙宜”三個字時,心跳才慢慢地平穩下來。
 
    她接通電話,以一種兼具失落和放松的聲音叫道:“喂,雙宜。”
 
    “杉杉啊,起床了嗎?”
 
    “…你以為我是你啊==”天天睡懶覺的人別跟上班族談起床好么,傷不起的。
 
    “嘿嘿,我問你啊,你今年什么時候回家?
 
    “我小年夜晚上的火車。”
 
    “哦哦哦,那我比你早回去,嘿嘿,春運啊,杉杉你保重。”
 
    雙宜的語氣很幸災樂禍,但是杉杉的心思完全不在這上面,也沒仔細聽她說什么,幾乎是不由自主地說:“雙宜,我有事要問你。”
 
    “什么事?快說,我馬上要去更新啦。”
 
    杉杉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了,支支吾吾了半天說:“算了吧,你去忙吧,回去再跟你說。”
 
    “現在就跟我說!”雙宜惡狠狠地說,“最討厭說話說一半了,就跟寫到懸念就棄坑一樣可惡。”
 
    “……哦。”杉杉遲疑了一下,“雙宜,如果有個很強大很完美的男人,向一個很一般的女的表白,那怎么辦?”
 
    “哦,是小說的話,女豬就趕緊接受啊,然后作者就可以完結了,嘿嘿嘿嘿。”
 
    “……如果不是小說呢?”
 
    “?那就是天上掉金卡了啊,趕快撿起來唄!”雙宜猥瑣地笑了兩聲,然后正色說,“不過看一下摸一下就好了啦,摸完就趕緊扔掉吧。”
 
    “為什么?”
 
    “笨!”雙宜很睿智地說,“撿金卡有什么用,你又不知道密碼!”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