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15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杉杉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人群中的封騰。
 
    總裁大人還真是……
 
    人模人樣的。
 
    大廳璀璨的燈光下,封騰不疾不徐的步入會場,他一身講究的西裝,外面隨意披了件黑色大衣,顯得分外耀眼挺拔。
 
    杉杉的目光不自覺的追隨著他,直到被一個高胖的主管擋住視線才回神。杉杉收回目光,看看左右的人,竟然都是一副目不轉睛的樣子,有人甚至還踮起腳跟看,心中忽然有些不爽。
 
    鄙視!
 
    總裁大人又裝酷!
 
    招蜂引蝶的男人最沒品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你以為你在走秀!
 
    杉杉很小人的嘀咕得正起勁,忽然察覺總裁大人的視線似乎朝她這個角落射來。
 
    呃……
 
    她就心里想想他也能發現?難道總裁大人裝了腦電波感知系統嗎?
 
    ……
 
    杉杉僵硬的面無表情的轉身,無比專注的盯著眼前一塊牛排……
 
    牛排啊牛排~~
 
    你為什么是塊牛排!
 
    封騰一到場,男女兩位主持人就上臺宣布年會開始,主持人說了一通喜氣洋洋的開篇賀辭后,封騰上臺致詞。
 
    一陣熱烈的掌聲后,之前還有些喧鬧的會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杉杉暗暗撇嘴,心想果然每個boss都有威懾技能,就會嚇人~~她抬頭看著正在發言的封騰,聽著他沉穩的聲調,漸漸的,竟然覺得臺上那人陌生。
 
    雖然經常見到封騰,可是杉杉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在這么多人面前說話的樣子,總覺得有哪里不同。此時的他好像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氣質,輕易的就壓住了全場,掌控全局,叫人必須仰視。他的神態自信而優雅,并沒有什么夸張的動作,然而每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卻令人信服且備受鼓舞。
 
    到底是哪里不一樣呢?杉杉怔怔的想。
 
    大概是……忽然覺得很遙遠吧……
 
    掌聲驟然間響起來,杉杉這才發現封騰已經講完了,也跟著拍了兩下。
 
    然后……咳……
 
    一般來說,那種深沉且復雜的情緒在薛杉杉心里不會停留超過三分鐘的,于是掌聲一落,杉杉立刻把那古怪惱人的心情置之腦后,端著盤子愉快的四處流竄去了。
 
    牛啊羊啊螃蟹腿~~~
 
    獎品就是那天邊的浮云,抽到抽不到還是兩說,眼前的食物才是真理!
 
    杉杉正吃得歡快,突然身后冒出一個男人飽含驚喜的叫聲。
 
    “薛小姐。”
 
    ……差點被噎到。
 
    杉杉努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回頭,原來是封大小姐的老公,好像叫言清來著。
 
    杉杉禮貌的跟他打招呼:“你好,言先生。”
 
    言清是分公司的總經理,并不經常到總部,這次他是作為分公司高層出席總部年會,杉杉還是在滿月宴后第一次見到他。
 
    言清看到她,表情很激動:“薛小姐,總算看到你了。我們夫婦真不知道該怎么謝你好,實在是欠你良多。”
 
    呃?什么欠她良多?不就是放了一次血嗎?而且早就謝過了啊。
 
    杉杉有些莫名的說:“言先生,你太客氣了,沒什么的。”
 
    “怎么會沒什么。”言清仍然滿臉感激,“上次月月出事的時候我正在外面出差,唉,多虧薛小姐再伸援手,不然我怕是要悔恨一生。”
 
    言清說:“月月如今還在醫院,等她痊愈,必定要請薛小姐賞光吃個便飯。”
 
    杉杉眨了眨眼,終于弄明白了言清是什么意思,難道他以為第二次還是她獻血的?杉杉連忙開口解釋:“言先生,你大概是弄錯了,我……”
 
    “言清。”
 
    杉杉的解釋被忽然插入的聲音打斷。
 
    總裁大人?
 
    杉杉朝發聲處看去,下意識的把手里吃得狼藉的盤子放在身后的桌上。封騰并沒有看她,只是對言清說:“Andy在找你。”
 
    言清回頭張望了一下,然后笑著對杉杉說:“薛小姐,我先走一步,回頭再聊。”
 
    “哦,好,再見。”杉杉點頭。
 
    言清走了,這個角落只剩下薛杉杉和封騰,霎時靜了下來。杉杉叫了聲“總裁”,封騰卻沒理她,拿起旁邊桌上的酒杯,望著會場中央,悠閑的喝起來。
 
    ==
 
    他干嗎?難道還要她恭送一下才走?
 
    沉默的氣氛讓杉杉有些不安,想起剛剛的事情,杉杉急忙說:“總裁,言先生好像弄錯了,他好像以為這次還是我給封小姐輸血的。”
 
    “弄錯了就弄錯了。”封騰放下酒杯,吩咐她:“以后他說什么,你都不要否認。”
 
    “?”杉杉不解,“為什么?”
 
    好像占有了別人的勞動成果一樣,杉杉有些罪惡感。
 
    “別問這么多。”封騰淡淡的說。他自然有他的長遠打算,不過懶得跟她說,說了她也不明白。
 
    “哦。”
 
    他一副你不必知道的表情讓杉杉小小的郁悶了,之前拋到腦后的那種復雜情緒又隱隱浮出來。
 
    不說就不說,了不起!反正騙人的又不是她,她最多算個從犯,還是被脅迫的。杉杉悶悶的,隨便找了個借口說:“那總裁我去找阿may,不打擾你了。”
 
    她說著就要離開。
 
    “慢著。”封騰開口叫住她:“誰說你可以走了。”
 
    Boss大人用絕對頤指氣使的語氣說:“你跟著我,幫我擋酒。”
 
    杉杉愣住了。
 
    擋酒????
 
    她沒聽錯吧!這不是男人的活嗎?總裁大人居然要她干!杉杉氣憤。果然每個資本家都把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
 
    “總裁,我不是你的秘書啊……”
 
    見她推托,封騰又不悅起來,淡淡的提醒她:“你的年終獎。”
 
    太過分了!又拿這個威脅她!杉杉悲憤莫名,鼓起勇氣說:“總裁,我、我們有工會的。”
 
    所以你不能亂扣!不然投訴你!
 
    “工會?”封騰俊眉微揚,慢悠悠的說:“誰發他們工資?”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湖南投资股票行情 理财会不会亏本金吗 彩票怎么在手机上购买 什么是股票融资余额 88娱乐城百家乐赌博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因素 福彩排列7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贵州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江西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