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13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
 
    封騰努力克制著把她扔出去的沖動。
 
    辦公桌上的電話適時的響起來,封騰轉身走出去,硬邦邦的說:“把藥吃了,繼續睡覺,不準出聲,不然就扣你的年終獎。”
 
    出聲就扣工資……這是總裁大人獨創的剝削方式嗎?
 
    杉杉立刻閉上嘴巴。
 
    安靜了一會,杉杉忽然想起剛剛自己明明是要走的,怎么又留下來了?不過如果現在出去,給人看到會不會很奇怪?
 
    杉杉后知后覺的想到這個問題,托著下巴開始琢磨不被人看見偷偷從總裁辦公室溜回家的可能性有多大,得出可能性等于零的結論后,杉杉死心了。
 
    為了boss大人的名節,她還是等風騰的人都走光了再跑路吧,**oss應該不會趕她出去吧?
 
    會客區的窗簾不知何時被拉上了,和屏風一起隔出了一個相對封閉的幽暗空間,杉杉站起身,想到總裁大人不準出聲的命令,躡手躡腳的走過去拉開窗簾,冬天的陽光一下子照了進來。
 
    冬日的陽光很微弱,照在身上卻給人一種強烈的溫暖的感覺,懶洋洋的很舒服,杉杉干脆趴在窗臺上曬太陽。
 
    辦公室里很安靜,只有紙張翻動的聲音,偶爾有電話打進來,總裁大人說話的聲音也十分好聽。
 
    杉杉竟然覺得自己有點享受這種氛圍,讓她心里暖暖的很平和。曬了一會太陽,杉杉想起藥片還沒吃,回去拿起水杯吃藥。
 
    水還是熱的,水杯拿在手里溫溫的熱著掌心,杉杉腦海中浮現剛剛封騰微笑著給她倒水的樣子,忽然有些怔仲。
 
    Boss大人雖然喜怒無常,冷熱交加,陰晴不定,奇奇怪怪,有時卻還不錯的樣子……要是哪天boss大人忽然叫她再也不要上來了,她會不會反而不習慣呢?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杉杉自己都被嚇了一跳,連忙把這個念頭趕出腦袋。
 
    開玩笑!要真有那么一天,她放鞭炮慶祝還來不及呢。
 
    到五點多下班的時候,杉杉更加肯定了這個想法。
 
    總裁大人居然問她要藥費!還說就隨便點給個一百吧!
 
    一百塊!
 
    有什么感冒藥要一百塊嗎???
 
    簡直是敲詐!原來boss大人還兼職做黑社會!
 
    因為身上現金不足一百,杉杉含冤的寫了借條,心痛萬分的走出風騰,忍不住一百零一次祈禱老天,讓她脫離魔爪的那天快快來臨吧!
 
    杉杉沒想到這次老天這么給面子,她感冒還沒全好,脫離魔爪的機會就來了。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因為會計師查賬的緣故,晚上財務部大部分人都留下來加班,杉杉被一個會計師問得頭昏腦脹,好不容易得了個空,端著茶杯就往茶水間跑。
 
    還沒走進茶水間,杉杉就聽到同事甲八卦兮兮的聲音。這個同事平時一副精英樣很能唬人,只有深入接觸后才能發現其媲美狗仔隊的八卦本事。
 
    “喂,你們聽說沒,今天中午人事部的周曉薇上了總裁的車。”
 
    茶水間還有其他兩個忙里偷閑的同事,聞言都懷疑的看著她,同事甲見她們不信,著急了:“你們別不信,就在樓下,好多人都看到了。”
 
    杉杉拿著杯子愣在門口,臉上滿布震驚。
 
    總裁大人的魔爪居然又伸向別的女員工了!怪不得今天午飯吃到一半,接了個電話就走了,原來是去抓壯丁。
 
    周曉薇?杉杉在腦子里面搜索,這個名字怎么這么熟悉。
 
    哦,想起來了,就是上次去無錫旅游,阿may說要坐總裁大人旁邊的那個。后來阿may還八卦的打聽了名字告訴她。
 
    印象中是個很瘦弱的小美人啊,哪有她這么堅韌不拔忍辱負重,肯定經不起總裁大人的折騰。
 
    杉杉腦中不由浮現了一副畫面,柔弱的小美人在總裁大人的威脅下邊驚恐的喊著“不要”“不要”,邊梨花帯雨的寫借條和賣身契……
 
    杉杉頓時義憤填膺,正義的小宇宙熊熊的燃燒起來,雖然心底有些悶悶的說不清楚的感覺,但在大義下這種感覺微不足道。
 
    杉杉握拳出言討伐:“總裁太可惡了,怎么可以這樣!”
 
    “人家巴不得這樣呢!你看今天周曉薇中午上了總裁的車,待遇立刻就不一樣了,今天人事部都要加班,就她被人事部處長特許回去了。”
 
    “……太……太過分了!”杉杉聲音顫抖,嚴重的嫉妒了。
 
    放假!居然可以放假!同樣是長工,她從來沒被放假過!這幾天生病還要挑菜!boss大人也不怕傳染!
 
    “啊,杉杉!”同事甲驚叫一聲,終于聽出了聲音是誰,只見薛杉杉站在門口,滿臉“憤怒嫉妒”,同事甲暗叫糟糕,她不會以為她在搬弄是非吧,萬一傳到總裁那……
 
    這么一想,本來要賣關子的同事甲急忙倒豆子似的說:“杉杉,你別誤會,總裁沒跟周曉薇怎么樣,聽說是因為周曉薇是稀有血型,總裁妹妹大出血要輸血,就叫周曉薇去了。你千萬別誤會啊。”
 
    大出血?封小姐不是在國外嗎?
 
    杉杉吃驚又擔心:“怎么回事?封小姐沒事吧?”
 
    “聽人事部的人說好像沒事了。”同事甲說著,忍不住八卦病又犯了,打探說:“哎呀,我跟你說這個干什么,你天天和總裁在一起,難道不知道?”
 
    聽到封月沒事,杉杉放下心,可是那種悶悶的感覺卻又出現了,而且比剛剛強烈的多。原來公司還有人是稀有血型?
 
    杉杉下意識的看著自己手腕的血管。
 
    按照封小姐的習慣,明天大概會叫人送豬肝飯給周曉薇吧,然后吃著吃著就去總裁辦公室吃,順便給總裁大人做長工……
 
    然后她以后就不用去總裁大人那報到了,徹底解放了。
 
    期待已久的事情美夢成真,杉杉高興了一下,可是也只是高興了一下而已,迅速的心情就低落了下來。
 
    有了替死鬼,明明是值得開心的事情,為什么她就覺得胸悶得難受,提不起精神來呢?
 
    為什么……會有一種被棄養了的感覺呢?
 
    下班后回到家,杉杉還是沒有擺脫那種叫人討厭的情緒。在屋里轉了幾個圈圈,杉杉抓起電話,打給高中同學。
 
    “我現在心情很不好。”
 
    “怎么拉?”
 
    “唉~”杉杉長嘆了一口氣,許多話要說,卻不知道從何說起。“這樣,我打個比方哦。”
 
    “說吧,我聽著。”
 
    “從前有一頭豬,被一頭狼捉去圈起來養,狼跟豬說,養它是為了將來要吃它的肉,豬雖然又不情愿又害怕,可是它打不過狼,只好吃那頭狼喂的東西。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豬越來越肥了,這時狼卻把它放了,抓了另外一頭豬吃,那只豬居然很難受,你說,那只豬該怎么辦呢?”
 
    “呃……那就做一頭自由奔放的野豬吧!”
 
    杉杉滿臉黑線:“你根本沒弄清楚重點!不被吃不是很好嗎?那只豬為什么難受呢?”
 
    “哇!我知道了!那肯定是那頭豬愛上那頭狼了!跨越種族的戀愛,好浪漫哦!”
 
    “……陸雙宜!你這個白癡!”
 
    杉杉忍無可忍的把電話掛了。
 
    是夜杉杉一直沒睡好,同學那句“跨越種族的戀愛”攪得她腦子亂亂的。第二天,杉杉帶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精神萎靡的去上班,引來同事們關切的慰問和同事甲了然同情的目光。
 
    中午吃飯的時候杉杉識趣的沒去總裁辦公室,趴在自己桌上。
 
    今天沒她的午飯拉!
 
    要高興,要高興,薛杉杉你終于自由了。
 
    又萎靡了一會,杉杉終于以小強般的生命力重新振奮了起來。正打算去員工餐廳補充能量,桌子上的電話響起來,杉杉順手一接,總裁大人十分不悅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薛杉杉,你居然敢罷工!”
 
    哼!
 
    就知道總裁大人不會放過她這個熟練工。
 
    總裁辦公室里,杉杉一邊挑菜一邊習慣性的腹誹著,順便鄙視一下自己,剛剛居然因為以后不用來這里而煩悶。
 
    總裁大人今天似乎心情不大好,吃飯的時候氣氛有些沉悶。
 
    杉杉吃了幾口,忍不住問封騰:“總裁,封小姐沒事吧?”
 
    封騰微微詫異:“你知道了?”
 
    心中不由有些不悅。那個員工口風未免太松了,昨天才發生的事情居然連薛杉杉都知道了。封月流產導致大出血的事雖然不是什么不能說的事情,但是封騰非常不喜被底下員工議論。
 
    封騰簡單的說:“她沒事。”
 
    “哦,那就好。”杉杉安靜了一會,又訥訥的問:“總裁,那你和封小姐打算怎么謝謝周小姐?”
 
    “你問這個做什么?”封騰目光灼灼。
 
    “呃,那個……”
 
    是哦,她問這個干什么?難道說她想知道以后會不會多個飯友?
 
    杉杉支支吾吾說不清楚的樣子卻意外的取悅了封騰,他沒再為難她,直接的說:“支票。”
 
    杉杉一愣,反射性的問:“那你當初干嗎不送支票給我?”
 
    封騰驀的大怒,陰寒的說:“薛杉杉你是白癡嗎?你就不會放長線釣大魚?”
 
    難道支票會比他值錢?
 
    薛杉杉愣愣的看著他,對他的話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動作極度緩慢的往嘴巴里送菜,完全被震住了的樣子。
 
    忽然,她的表情變得極度扭曲痛苦。
 
    封騰雖然有些惱火,還是問:“怎么了?”
 
    杉杉異常艱難的說:“……被……大魚……的……刺……卡住了……”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体彩排列5走势图 幸运农场专家预测号码 甘肃快3走走势图一 秒极速时时彩走势图官网 江苏快三投注 tcl100股票行情 急速赛车开奖查询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追号彩控网 宁夏11远5前三走势图 12bet娱乐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