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來吃——愛情小說吧

當前位置:主頁 > 愛情小說 > 顧漫 > 杉杉來吃 >
更多

part03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第二天依舊準時送到的養血套餐更加肯定了杉杉的想法,不過這次不再是linda小姐送來,是總裁辦公室的另一個漂亮MM,自稱是linda小姐的助理阿may。
 
    第三天送餐的MM叫阿vi。
 
    每天送餐的漂亮MM都不同(甚至有兩次還是非常有氣質的特助帥哥一枚,讓杉杉的小心臟噗噗直跳),唯一相同的是飯盒里的豬肝。
 
    杉杉真想大吼一聲——俺可以隨時奉獻俺養了二十多年的鮮血,拜托別讓俺再吃豬肝了啊……讓俺點菜吧……
 
    當然,這句話只能在心里意淫一下,再給薛杉杉十個膽子她也不敢真喊出來。
 
    連續吃了兩個星期的總裁室特別午餐,遲鈍如薛杉杉也開始感到不安。
 
    到底要抽她多少血啊給她吃這么多……
 
    杉杉不是沒想過要推辭,只是她每回都覺得明天應該不會再送來了,就省了口水,誰知道上面居然很有毅力的連送了兩個星期。
 
    第三周的星期一,杉杉拉著秘書小姐,言辭懇切的感謝公司感謝總裁感謝送餐的秘書小姐,表示自己就算不吃飯也愿意為公司赴湯蹈火,灑至少400CC的熱血,所以明天千萬不用送餐給她了。(這幾句話杉杉打了兩天草稿,整個周末都耗上面了,自認為簡約而有重點。)
 
    秘書小姐卻得體的笑著說:“我是按照總裁的吩咐辦事,薛小姐如果有什么別的想法,最好親自和總裁說。”
 
    杉杉傻眼,她一個小財務,怎么去跟總裁說啊。而且風騰這么大,她壓根連大老板的辦公室在哪里都不知道好不好。好吧,就算可以跟著秘書小姐上去找到他,可是……可是……她實在沒勇氣啊……
 
    于是,薛杉杉只好繼續厚著臉皮在辦公室眾人艷羨加揣測的目光中每天吃豬肝……然后很悲慘的上火了,從來不冒豆豆的臉上也光榮的冒出了一顆豆豆,盤踞在她額頭上耀武揚威……
 
    當然也有好事,這段時間,杉杉在辦公室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溫暖。同事們不愧是精英,要對一個人好起來可謂絲毫不露形跡,絕對的潤物細無聲。杉杉以前工作上遇見困難捧著資料四處詢問,也不見得能得到完整的解答,大家都忙嘛,誰有空帯新人,現在卻不同了,同事會主動的問一下工作上有沒有什么問題啊之類的,有時候還順手幫杉杉帯杯熱茶,偶爾聊天的時候也一定記得要把杉杉拉進話題中……
 
    杉杉還沒笨到不知道同事們態度為什么改變,她老實孩子一個,生怕被誤認為皇親國戚,急忙解釋之所以總裁送她午餐是因為她曾經幫過他一個小忙。具體什么忙她沒說,因為覺得涉及到人家的**。同事們臉上恍然大悟,心里半分不信,你一個小職員能幫到大老板什么忙,就算真幫到也不用天天送飯這么謝吧,分明別有貓膩。杉杉見大家一臉信服,以為誤會消除,渾不知已經越描越黑。
 
    挑剔的科長老頭也變得很客氣,倒不是科長趨炎附勢,這老頭是覺得這姑娘靠山如此強大,人還這么謙虛好學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實在難得,所以也越瞧越滿意了。
 
    豬肝飯吃到第四周,這天,秘書小姐除了送來午餐,還給了杉杉一張請貼。非常華麗的請貼,杉杉一邊感慨著有錢人果然不一樣一邊打開,上書——
 
    謹訂于零七年十一月二日農歷九月初三周五晚八時為小兒滿月酒宴
 
    恭侯薛杉杉小姐光臨
 
    言清、封月敬約
 
    地址:XX會館
 
    下面還有用黑色鋼筆補充了一行XX會館的地址。
 
    “薛杉杉”三個字和那行地址都是用筆寫上去的,字跡卻截然不同,薛杉杉三個字寫得很清秀,杉杉猜測是那位和自己同血型的孕婦寫的。下面那行地址卻寫得力透紙背,橫勾鐵劃,給人一種強硬又盛氣凌人的感覺,讓杉杉第一眼就聯想到在醫院看到的那個傲慢的大老板。
 
    不過他應該不會這么閑寫這個吧……再說地址嘛,網上搜索一下不就有了,干嗎多此一舉。
 
    路過的同事甲看了一眼,暗暗吃驚薛杉杉競有資格參加總裁家宴,然后順口說:“XX會館?聽說是會員制的,很神秘哦。”
 
    杉杉正在慶幸不是什么五星級大酒店,不用穿太正式呢,聞言兩眼一黑,仿佛看見自己口袋里滴人民幣長著翅膀飛走了
 
    杉杉在街上逛了整整一個晚上,買了一件平時穿著也不夸張的小禮服,一雙從沒挑戰過的高跟鞋,都是永遠不會錯的黑色。還買了一套八只小鴨子當禮物,能浮在水上借助水力游泳,還會唱歌的那種小鴨子,選了個名牌,也要好幾百塊。杉杉記得自己小時候滿喜歡那種一捏就會叫的鴨子的,小孩子應該也會喜歡吧。本來杉杉想買套寶寶銀飾的,后來一想大老板家什么沒有啊,還是買玩具比較實用。
 
    然后杉杉就發現自己總資產已經是負一了,欠了銀行一塊錢……
 
    星期五下班杉杉就沒回去,蹲在辦公室蹲到七點,然后去洗手間換了小禮服高跟鞋,走出風騰大廈。幸好大廈里面已經沒什么人了,否則穿這么正式杉杉肯定不好意思==
 
    正在大廈前等出租車的時候,一輛銀灰色寶馬在她身前停下,副座的車窗打開,溫柔的特助先生探出頭。
 
    “薛小姐是去酒宴嗎?不如上車我們帯你一程。”
 
    “好啊好啊,謝謝。”杉杉感激的點頭,周末的車真是太難打了。
 
    然后杉杉就打開后座的門
 
    然后……
 
    杉杉后悔了……
 
    誰來告訴她,為什么大老板坐在后面啊……
 
    特助先生我沒得罪你吧……
上一篇 回目錄下一篇
腾讯欢乐捕鱼蒸汽全套多少钱 配资平台来牛金所 电话投注重庆快乐十分 免费股票推荐群的目的 喜乐彩开奖号 000650股票分析 腾讯三分彩开奖记录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N配资 上海快三形态基本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江西快三和值尾走势图